互联网上言论自由的"中国特色"


2003-12-04
Share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在网络空间浏览久了的人,一定不会错过像网上论坛,网络日志这样一些网络独有,而且远比传统媒体有生机和活力的现象。中文的网上世界当然也不例外,在线论坛无论大陆还是海外都比比皆是,去年以来一种叫Blog, (大陆有人传神地译成"博客")的网络文化,也就是网络日志,正如野火一样燃遍中文的网络世界。对于有条件上网的网民们来说,在线论坛上可以随意发言,甚至可以用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假名;博客网志更是任你书写,而且立即就可以在线发表。乍一看,似乎一夜之间,言论和出版自由就被神奇的互联网当作二十一世纪的礼物,送到了那些于四九年以来就失去了公共话语权的中国人的手上。

不过在中国只要一上网就会明白,这虚拟空间里同样也还有当今统治者的强大存在。上有网络管制的法律条款,下有信息业界的"自律公约";外有国家网关的防火长城,内有遍布全国的网络警察,那些论坛和网志自然也不是什么共产党的辖外飞地。经专制者这样的"法眼"一看下来,中国的网络上谈钱经商仍然可以大兴其道,联谊交流,风花雪月也尽可以在网上进行,传统媒体也在改革,要跟上"信息时代",消息和传播的渠道还是比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多了;那么对今天的中国网民来说,互联网的"中国特色"体现在那里呢?

恐怕没有比杜导斌和木子美这样两个例子更能说明问题了。两个都是在网络上写作的作者,一个是在人气鼎旺的网上论坛《关天茶舍》发表文章和评论的"黄喝搂主";一个是以个人网志《遗情书》招来百万点击率的"另类"博客。杜导斌评论的是当今中国上至最高权力,下致无助小民的公共生活,木子美记录的是自己在南方都市的性爱私生活。一个是政治,一个是性,如果说有任何相同之处,那就是两人都是在网络上进行了充分自由的书写。在我看来,杜导斌和木子美,从完全不同的写作出发,却在各自的意义上以他们网络写作的颠覆性力量,成为标志中国社会言论自由度的两个符号。

杜导斌因为他的网络政论写作,被当局以"颠覆国家罪"逮捕入狱,引起了几十名学者,作家,律师,媒体工作们的公开抗议。而他的文字却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被消除的干干净净,连"黄喝搂主"这样一个笔名也被网络警察们输入了过滤的程序。木子美的性爱文字则上了中国最大网络门户的首页,连官方媒体也介入了这场从网络写作,生活方式涉联社会法律道德文化的争议和讨论。不管对木子美行为和文字的看法如何,木子美并没有失去她的人身自由,她的文字在中文网络上依然事实存在。但是以政治为写作题材的杜导斌却在牢狱之中。互联网上可以充斥了性,但是不能谈民主。这就是今天我们看见的网上"中国特色的言论自由"。

过去几天,我们听到了"不锈钢老鼠"刘荻在被关押一年以后刚刚获释的消息。刘荻和杜导斌一样,也是由于网络写作而失去自由的,而且这样的"网络言论犯" 在中国还有更多。不过,我们仍然可以以杜导斌作为网络政治写作自由的标志。 如果杜导斌能够恢复人身自由,如果他的文字能够在中国的网络上重新存在,如果"黄喝楼主"可以在"博客中文"或是什么其他博客平台上开设他的政论网志,(我相信他的文章才值得被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以首页链接。)如果杜导斌的写作能够引起官方媒体的公开评论和讨论,包括他的文字是否构成了"颠覆国家罪"的讨论;那么我们至少有理由开始相信:中国社会的言论自由,在网络的推动下有了切实的进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萧强)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