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小传:约翰・杜威 (John Dewey)

2003-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中国几百年来最开放自由的暑期恐怕要算二十世纪初期的五四运动时期了。当时的中国,清王朝已经覆灭,新的大一统国家还没有建立,整个国家的思想言论和中西文化交流还没有受到系统的,强有力的国家权力的干涉,真正有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景象。正是这种相对宽松的政治学术环境里,中国历史上首次出现了真正意义上的中西学术交流。爱因斯坦,泰戈尔,罗素等一大批世界知名学者纷纷到中国访问讲学,发表了大量有关中国的论述。在这集节目里,我给大家介绍对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有重大影响的美国哲学和心理学大师杜威。

杜威的全名是约翰・杜威,生于1859年,死于1952年,一共活了93岁,他是美国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教育家。他的哲学体系一反欧洲消极的,挣扎的极端个人主义,主张个人和社会的同一性,他认为个人的价值确实是致高无上,但是致高无上的个人必须和社会整体有机地结合起来,他被誉为是实用主义哲学的创始人。从1904年开始,杜威长期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哲学系任教,誉满全球。当时在哥伦比亚有不少中国的留学生,其中的一位,也就是五四运动的旗手胡适先生,成了杜威的得意门生。等胡适毕业回国后,他邀请老师杜威到中国讲学,杜威于1919年5月抵达北京,在中国一呆就是两年,先后在北京、上海、山东等地演讲,对五四青年有着很深影响。

杜威在中国期间,正是中国自由主义思想运动爆发的时间,他完全没有料到西方人眼中习惯了的安定团结的中国,居然有如此炽热的思想火花。因此,他强烈批评西方人对中国事务片面单纯的看法。

但是,杜威对中国最感兴趣的问题是中国的联邦主义问题。他认为,中国央央大国, 鸦片战争以来,不断受外国欺负的最根本原因是中央政府没有实行像美国那样的以地方自治为基础的联邦制。杜威精辟地分析说:"中国拥有广大而又不相同的地方,3亿5千万到4亿之间的人口,众多的语言,通讯又不方便,以及靠家庭体系和祖先崇拜而神化的强烈依附性,不能靠一个单一而遥远的中央来管理。中国应该信赖于一个由习惯而结合到一起的地方自愿组织的网络。"换句话说,中国应该搞各省自治。

当他到达湖南省时,当地的中央督军政府被推翻,湖南宣布自治独立,杜威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样板,有趣的是,当时鼓吹湖南自治最起劲的人物之一就是毛泽东。杜威认为军阀和内战并不是联邦主义的必然结果,因为如果真正有了以民选为基础的各省联邦政府,军阀的地位也就没有了。所以,害怕分裂和内战只不过是中央政府用来吓唬人民的借口。杜威的这些论点,在当时的中国,乃至今天,不失重要参考价值。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史东)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