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共同的老大难

2003-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这个世界真有意思,一方面是穷人缺吃少穿,以致很多国家不安定,甚至闹革命;另一方面呢,现在全世界的经济问题,好像又都是生产得太多而消费得太少,东西卖不出去。今天报纸上就出现两条报道,一个是关于南韩的,另一篇是写美国的,所写的是都是消费问题。南韩的问题是今年由于消费太少,生产增长只有3%。全国批发和零售业,11月份销售额都下降了1.7%,已经连续下降了九个月了。美国也是同样的问题,生产虽然在恢复着,但消费还上不去。著名经济学家保尔。克鲁格曼今天在《纽约时报》上发表评论说:圣诞节前后,凡是卖高级消费品的商店,生意都很好。但是以中级和低级消费者为对象的商店,像沃尔马之类的,就不行了。他分析说,这也不奇怪,从美国联邦商业部的统计看,今年全国经济增长率达到8.2%之高,但人们的工资收入的增长却只有0.8%。本来在历史上,每当劳动生产率提高之时,工资也就跟着有所提高,但是这回不一样了。为什么呢?因为失业的人太多了,有个工作不容易,老板也就不必担心工人不满意了。但是从统计数字上看,失业率不过是5.9%,并不算高。这是由于很多人对于找到工作不抱希望了,因而也就不去登记了,他们就不被算作失业者了。所以失业率的统计是不可靠的。克鲁格曼这时候就提出一个问题:既然失业的人很多、而不失业者的工资又没怎么提高,那么究竟什么人从经济增长里得到了好处呢?他回答说,好处大都变成公司的利润了。公司的利润一年里增加了40%。这个钱当然就落到股票的价格上了。那么,美国人不是大都拥有股票吗?克鲁格曼说:是,又不是,因为虽然一半多一点的美国家庭都有股票,但是一般家庭所持有的股票不过几千美元,能赚到的钱是有限的。克鲁格曼进一步分析说,股票赚得的钱要交税,查一查这方面的税款都落在什么人头上,事情的真相就清楚了。这麽一查,就发现持有股票的最穷困的家庭,占全部持有股票家庭的60%,他们只付了全部税款的8%,67%的税款是由最富有的5%的家庭交付的。

克鲁格曼就这样揭开了一个谜。他以提问的方式在文章最后把谜底摊开了:一个重大的问题是:经济是恢复了,可是当它给与大多数人的好处是那样少的时候,这种恢复能持续多久呢?一个国家的经济光靠出售奢侈消费品,就能繁荣起来吗?

中国的问题要比美国严重得多。中国的克鲁格曼不仅没有写这种文章的自由,即使他能写,也找不到克鲁格曼所使用的那些数字。何况中国经济还有很大一块领域是经济学没法介入、也是任何人都没法了解和控制的。比如连深圳这样的地方,民工的工资都可以不但不涨、反而下降;比如全国范围内长期拖欠民工工资,连天子脚下的北京,建筑业拖欠民工工资就达到了37亿元之多!这就使民工和他们在农村的家属难以生存,有的甚至被迫自杀。这种事在世界上很多国家是不可想象的。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宾雁)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