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没有变?

2003-12-3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从1979年算起的话,中国的改革已经进行了25年。这个时期里,中国各方面的变化之大,很多是出乎想象的。比如说,资本家可以加入共产党,谁能想象得到?共产党的干部可以包二奶,一包就是几十个,也是没法想象的。但是这两件事放到一起,就都比较好理解了。那个道理也很简单:既然共产党变了,谁能加入谁不能加入的章程当然也就不一样了。既然资本家都可以加入共产党,而资本家包二奶是可以不受限制的,那么共产党干部包多少二奶又有谁能管得着呢?这两件事又说明,改革以来中国人享有的自由确实是扩大了,首先是有钱人有势力的人的自由扩大最多,自由的成色也不一样。为什么这么说呢?就说包二奶吧,1979年以前谁都没这个自由,可是现在虽然有了这个自由,你也得有钱才行,不然有哪个女人会让你来包呢?就算愿意让你包,你包得起吗?

现在回头看一看,经过25年改革,中国有哪些事毫无变化,也很有意思。其中一个,就是号称国家主人公的工人阶级到今天仍然不能成立自己的工会。不仅在国有企业里只能有官方的全国总工会,就是在外资企业里,工人也不准成立自己的工会。今天美国最有影响的报纸《纽约时报》在头版头条位置上就报道了中国的这个问题。标题是:《中国工人联合起来了,但工会的头头是老板》。写的是深圳一家生产体育用品的外资工厂。29岁的刘友林是从湖北农村来的,已经在这家工厂工作七年,是技术工了。他上过高中,很爱学习,经常读马克思著作。广东省十年来经济增长每年都超过10%,但是外来的农工实际收入反而下降了。中外资本家所赚的高额利润,就是靠这个低工资。这家工厂还算比较文明的,但工人每周也要工作七天,每天工作12小时。180人用一个厕所,时常要排长队。从2001年起,刘友林觉得这些条件应该改善,就代表本厂工人到区工会要求在厂子里成立工会。他连续跑了两年,区里才派人来召开工人大会。坐在主席台上的都是官员和厂子的经理人员,而交给工人的工会候选人名单,只有两个名额是工人,而刘友林居然被排除在外。其余工会干部都是工厂的经理,而其中一人就要当工会主席!工人们一看就明白了,他们唯一的反抗手段就是投空白票。结果候选人一概得不到半数以上选票,这次工会选举也就告吹了。

也许你不明白,在这个外资工厂里成立一个真正代表工人利益的工会,对共产党有什么不好呢?对共产党的确不会造成任何损失,甚至大有好处,因为工会可以帮助国家监督资方、防止他们违法乱纪。五十年代公私合营以前私营工厂里的工会就是这么干的。那么现在的资本家难道就不需要监督了吗?当然不是。问题是共产党变了,你监督资本家,要求他们改善工人待遇,资本家的利润就要下降了。而现在共产党的使命,就是要让资本家尽量赚更多的钱。你只要看看那张工会候选人名单上为什么没有刘友林的名字,就能够明白那是共产党按照那家工厂资方的意见办的,因为经理们最了解刘友林一旦当了工会主席,他们就会受到损失。

由此可见,在这25年来没有变化的事情里,也能见到共产党确实是变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宾雁)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