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的兴衰》-47. 捷克斯洛伐克的“布拉格之春”

2000-12-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所有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们个人的观点。) 1968年,当西方的左翼学潮达到其顶点之时,在东方,在共产主义阵营内的捷克斯洛伐克,正在发生一个方向相反的运动:“布拉格之春”。 自从赫鲁晓夫批判了斯大林,和纳吉的匈牙利事件后,共产世界摆脱不了一个幽灵:那就是改革。 共产主义国家的头目们已经隐隐约约感到,不实行改革,会失去权力。 象68年3月之前的捷克斯洛伐克首脑诺沃提尼就采取了这样的改革策略:抓紧权力,放开经济。 诺沃提尼将关闭森严的大门启开了一条小缝,他要改革了――他要在不触动官僚政治的前题下解决经济难题,去小修小补。   这次改革失败了。它不能不失败。   除了既得利益集团的层层阻挠,劳动群众的利益受到了损害,得到好处的只是利用权力下放和价格开放的特权者和各类投机者。   人们的结论是:“经济改革没有政治上的改革配合,就不能发挥作用!” 于是,作家们成了政治改革的先锋。例如,昆德拉对斯大林主义的虚伪性及残酷本质作了深刻的揭露。反专制,要民主;反斯大林主义,要人道精神;反审查制度,要文化、新闻自由的呼声成了作家们的主旋律。   1968年5月29日,捷共中央全会将诺沃提尼等6名中央委员开除。杜布切克等改革派领导人登上了历史舞台,正式拉开了“布拉格之春”的序幕。   在“布拉格之春”期间,除了捷共的《行动纲领》,没有任何文件比瓦丘利克的《2000字宣言》影响更大。   《2000字宣言》作为要求民主、反抗暴政的记录,其形式和内容都给以后的人无论是理论家、政治家,还是以艺术为使命的作家树立了光辉的榜样。  《2000字宣言》在4家报纸发表以后,在布拉格和其他一些城市的大街上都摆上了桌子,征集签名。数以万计的捷克公民在声明上签字。“布拉格之春”达到了高潮。   宣言发表的次日,苏共头子勃列日涅夫就打电话给社布切克,抗议这一“反革命”宣言,并要求捷共当局公开谴责这个声明。捷共当局在痛苦的反复考量下,勉强作了谴责。   7月14日,华约条约最高级会谈,在捷克斯洛伐克缺席的情况下召开。   7月16日,华约会议通过了与会5国给捷克斯洛伐克的联名信。这封最后通谍式的联名信,公开表示对捷克内政的干预。   7月18日,杜布切克向全国人民发表电视讲话,反驳了华沙条约五国来信。   1968年7月29日,苏共与捷共在一个边境小镇进行了最后一次谈判。然而,这是一次失败的会议,谈判不欢而散。它留下的只是一些戏剧性场面。   1968年8月20日晚11时,距布拉格市中心6公里的鲁津机场,值班人员接到一架刚刚飞临的苏联民航客机发出的信号:由于机器故障,要求紧急降落。机场人员准许了这一要求。但是,从飞机上下来的,却是几十名挥动着手枪的突击队员。仅过了几分钟,装载着坦克的苏联安东诺夫式巨型运输的机群,在突击队员的指挥下降落了。   这支空降坦克部队,在苏联驻捷大使馆小车的引导下,以35哩的最高时速冲进了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包围了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中央驻地党中央大厦。   占领军冲进捷共党中央大厦,扣押了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捷共第一书记亚・杜布切克,国民议会主席斯姆尔科夫斯基;政府总理切尔尼克也在政府所在地被捕。   一个政权被逮捕了。“布拉格之春”消失了。但是,共产主义的声誉也最后被埋葬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奎德作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