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思想解放中统一思想”--中共的又一个奇谈怪论


2001.12.08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评论不一定代表本台的观点) 一个星期以前,北京的 < ; < ; 人民日报 > ; > ; 发表了一篇社论。社论的题目是:“从思想解放中统一思想”。这是很有趣的题目。据说这是代表江泽民最近的意思,是在寻找一种新的思想基础或者意识形态。在这个社论里面,中共承认社会主义现在到处都受到挫折,它认为只是挫折。事实上我们知道整个苏联到东欧已经没有什么社会主义国家了;换一句话说,原来那一套伟大的社会主义实验完全失败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作为政治上的计划已经破产。但是中共还不敢承认这一点,只能说有些挫折。因为在这挫折中,他们才能调整思想,因此才有这样的题目。 解放思想跟统一思想本来是两个完全相反的东西。你不可能一方面解放,一方面又统一。因为解放就是对统一而言。解放出来再统一,这是一个很难圆通的说法。 不过我们现在不去批评字面上的矛盾。我们要看看社论代表什么信息。这个信息当然就是对着当前新的世界的跟中国国内的情况,要进行思想上的调整。这个调整不是从现在才开始。在一两个月以前,或者说更早,我们已经看到报道,有些党内老马克思主义者,象邓立群所领导的那一群,对于江泽民的“三个代表”一说提出质疑,指它违背了马列主义,违背了马克思基本原理。这个批判非常强烈,因此他们的两个刊物 < ; < ; 真理 > ; > ; 、 < ; < ; 探求 > ; > ; 之类都被封闭了,这是共产党第一次封闭所谓极左派的刊物。过去封闭的都是代表自由趋向的,因为自由主义趋向的刊物,不符合他们的四个坚持。现在封闭的力量转向左派,就表示说共产党的情况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怎么样解释自己一方面还是共产党,还是相信马列主义、还是相信毛泽东思想,另外一方面,又要进入世贸,又要取消一些国营的事业,走上市场制度。同时,在社会生活各方面,十年来也出现了一些民间的空间。这个空间就是因为私人财产出现以后,私人可以用他的财力做从前所不能做到的事情。换一句话说,整个社会资源已经不是控制在一个党的手里面了。社会变型期间也是一个转型期,怎么样来调整思想,就成为共产党所不能不首先解决的问题,我想这个信息就是人民日报社论所代表的一点意见。 从好的方面讲,这篇社论也有正面的意思,从前的四个坚持中,至少现在所得更含糊一些了。当然不能放弃共产党的领导,共产党政权不能丢掉,基本上还是这个坚持最要紧:共产党领导不能被剥夺,换句话说,这就把马列主义的位置份量显得比较轻了,位置放得比较偏远了。从反面看,这个社论代表了它是一种思想矛盾:不敢面对现实,说一方面解放思想,一方面又统一思想。你用什么来统一,还是用马列主义来统一的话,那不等于没有解放吗?所以这是一个很显然不能自圆其说的,我想它的意思就是说要慢慢从马克思主义中解放出来。不过这句话,因政权的合法性建立在马克思主义身上,所以不能明说,这里面有潜台词,这个潜台词就是说思想要开始解放了。但是真正能解放还不能解放,要看实践,共产党敢不敢把一个完全封闭的社会、封闭的心灵,建成开放的社会、开放的心灵,这是考验共产党有没有智慧的关键。共产党不愿意丢掉政权,我想这是必然的。可是通过过去的王朝历史告诉我们,王朝要想长期存在,必须要在内部不断调整,根据新的现实调整政策,这样才能满足人民希望,满足人民起码的要求,政权才能维持下去。共产党也必须了解这一点。我想它现在还是不很了解。如果马克思这个招牌不能有所变动的话,它的转弯的余地是非常有限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余英时所作的评论)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