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靖国神社到毛泽东纪念堂 -- 读对日索赔活动人士童增的万言书有感

2002-04-2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的评论不一定代表本台的观点) 最近,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南韩等日本的邻国政府和民众发出了强烈抗议的声浪。这其中有几方面的问题,首先是日本社会一直没有能够正视战争的历史罪责;二是相关亚洲邻国当权者采用机会主义的手法酿成了后遗症;第三,当年那场战争,不管是侵略者一方还是受害者一方,对于战争责任的承担和追究,竟然在经过半个多世纪以后还是纠缠不清,暴露了所谓亚洲价值观的致命缺陷--没有反省能力。 对于前两个问题,北京的对日索赔活动人士童增,曾写了一篇万言书 (http://www.ncn.org/zwginfo/da.asp?ID=16270 &ad; =3/9/2002),从国际战争赔偿的法律实践评论了日本不能回避的赔偿责任,以及中国政府在为民间索赔活动应该担任的责任。在万言书最后的一句话,童增写得有些近乎禅意:“日本国的任何赔偿都弥补不了1931年到1945年期间给中国人民带来的巨大损失,即使日本国履行了受害赔偿义务,我们算给日本国赠了厚礼,给他们反思战争罪行提供了一个机会。”其实,对中国政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在帮助民间达成索赔目标的时候,它也许会体认到怎么样才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 中国是一个专制集权的社会,通常只是政府垄断了发言的声音,尤其是在包括对日关系的外交政策领域,外界几乎听不到民间的声音。童增和一些人权活动人士,近年来展开的对日索赔活动,进行得有声有色,他们的活动不但凸显了中南海当权者放弃战争赔偿的机会主义嘴脸,而且也暴露了中共政权忤逆民意、缺少合法性的本质,更加可贵的是他们在集权专制的高压之下,为民间舆论打出了一片新的天地,这次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引发的抗议声浪,以及民间在对日和对外关系上发出越来越多的声音,除了得益于互联网等现代传播工具,与有童增这样一批活动人士近年来的不懈努力是分不开的。 不过,需要提醒的是,因为是在一种不正常的言论环境中展开的对日索赔活动,甚至这一活动已经超出了对日索赔的范围,与敏感的社会政治相关联,在客观上受到各种现实条件的限制,而没有很好的展现中华民族和中国文化的反省能力(抑或已经没有这种能力)。比如,中国民主教育基金会的成其林先生就在电话中向笔者指出:日军在侵华战争中杀害我上千万同胞,当然是罪大恶极,然而在中共统治中国的半个多世纪中,被残害的同胞要多得多(非正常死亡人数是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但却不见国人象追究日本人这样去找中共清算;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固然要抗议,但是中国现在堂而皇之的向老百姓开放毛泽东纪念堂,难道不值得国人去认真的抗议一下吗?如果讲中日之间这些纠缠不清的是非责任,从小泉参拜靖国神社到中国人参拜毛泽东,那不仅是中日两国人民的悲哀,而且暴露了亚洲价值观缺乏反省能力的致命缺陷。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