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测不可取,问题要深思 -- 评《中国热》、《下一个社会》二书

2002-10-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在世界经济普遍处于低迷的情况下,中国大陆一枝独秀,中国首次超过美国成为最有吸引力投资目的国。截至今年八月底,全中国累计实际使用外资达到4296.65亿美元,这么巨大的外资成为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支柱。新华社宣布今年上半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是7.8%,全年有望实现7%以上的增长,今年国内生产总值将超过10万亿人民币,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前景将可说是一片大好形势。

但是在西方,继章家敦推出《中国即将崩溃》一书,对中国大陆的经济前景提出质疑之后,乔.斯塔威尔 (Joe Studwell)也推出了 < ; < ; 中国热 > ; > ; 一书,彼得.杜拉克 (Peter Drucker)也出版了 < ; < ; 下一个社会 > ; > ; 一书,前者揭开对中国大陆投资热的迷思与误解,后者预言中国将面临严重社会问题并走向分裂。

我向来认为,预测未来的事情不是审慎的态度,我们曾经看到不少人所发的预测都没有能够实现,主要原因是今天世界上的事物牵连内外左右无数因素,这些因素在时间上汇集,大师们也无从掌握。我在以前评论章家敦的书时就说,章家敦所提出的中国经济的各种问题和导致危机的可能,值得人们注意和认真的探讨,但是就此断言不出十年中国体制一定全面崩溃,并没有根本充分的根据。

< ; < ; 中国热 > ; > ; 一书的作者认为,全球企业涌向中国的原因是他们认为中国市场太大,大得不能忽略,竞相投资而未能保持冷静的头脑,他们未能够理清中国市场的本质,而陷于其中不能自拨,最后落得经济梦断。他怀疑中国热“究竟是新世纪的开端,还是代表危机前兆的末世现象。”作者的理由是“中国不仅面临过度依赖投资的亚洲通病,更有严重结构性问题,因为它是一个共产主义的国家,比亚洲国家更喜欢干预经济,官僚体制僵化、贪污和破坏公共财政的程度,无人能及。”我对作者的结论难以苟同,但是他对中国经济体制的分析颇为中肯,值得人们认真的研究。

同样《下一个社会》的作者预言中国将在十年内分裂,认为中国从1700年开始每隔五十年都会发生一次农民暴动,最近这一事就是以毛泽东领导的在一九四九年推翻国民政府的革命;从历史的远近来看,另一次暴动已经成熟,在十年内中国会自行转变,如果历史可以当作指引,中国会分裂。这种带有宿命论的观点当然也是缺乏根据。但是作者对这些问题的分析,提出的若干观点值得我们深思。

他总的认为基本上亚洲危机不是经济危机,而是社会危机,整个亚洲社会都很紧张。这起源于大规模的工业化,随之而来的都市化,中国也处于这个转变的过程,而且发展速度很快,动荡在所难免。他从农民问题、失业问题看到中国动乱的可能。他指出:“有人估记, 中国有多达两亿的农民成为'盲流',他们寻找工作,又不可能找到工作。如果中国政府认真行事,关闭没有效益的国营企业,还有另外8千万到1亿人民会流落街头。”“整顿没有效益的国营企业,同时又不要引起社会动乱,这是中国政权未来最大的挑战。”他的结论是,“当社会陷入高度紧张时,不需要多少东西,只要一次意外事件就会引爆问题。”

我认为中国朝野不应该陶醉于表面上的繁荣,应该坦白揭露所存在的问题,特别是社会的问题,看到其严重性,开放言论,集思广益,寻求缓解之道, 避免危机的爆发。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苏绍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