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斌事件的戏剧性发展

2002-10-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9月底,中国第二富豪杨斌,在神秘失踪一段时间之后,突然现身,并宣布成为北朝鲜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的行政长官,不日将走马上任。这条消息,也等于同时宣布:闭关锁国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北朝鲜,经过一段时间的犹豫之后,终于试图打开一扇窗口,偷窥世界。岂料,数日后,事态却急转直下。10月2日,杨斌位于沈阳的"欧亚实业公司"总部"“荷兰村",突然遭到中国警方的全面封锁;10月4日,杨斌本人遭中国警方传唤和置留。

海内外舆论哗然。一切都呈现极度戏剧化的发展。透视杨斌事件的各方各面,意味深长。

杨斌受到中国警方传唤,表面上的原因,是"拖欠税款"或"涉嫌违法违规经营"。杨斌既 然在中国大陆致富,其致富手段必然是中国化的,那便是:在关系和后门之间的暴富。可以肯定地说,任何一个在人治期的中国经商的商人,多多少少都有“违法违规”的问题,只要稍一认真,稍一追究,没有哪一个脱得了"涉嫌违法违规经营"的干系。更不用说那些榜上有名的富豪。

杨斌遭传唤的背后,自然是北朝鲜设立新义州特区并委任杨斌出任特首的背景。看似经济问题,实为政治问题。

中方对杨斌采取动作,显示,杨斌就任北朝鲜新义州特区行政长官一事,北京与平壤之间并无协商,甚至完全没有通气,或许,连平壤当局意图在新义州设立特区,并在这么短的时期内就立即实施,北京当局事先可能都毫不知情,这等情形,是大大出乎外界预料之中的。外界一直以为,"亲如兄弟"的中朝邻邦,在□c多事务上都应该有密切或经常性的磋商,尤其对北朝鲜设立特区一事,中方不可能不被告知;况且,近年来,金正日曾多次到中国考察中方经济特区的建设。

然而,事实证明,朝方在新义州设立特区,和委任杨斌为特首,根本没有知会中方,中方显然对蒙在鼓里感到恼火。同时流露的,还有中方对朝方在临近中朝边境的新义州设立特区,充满戒备,借此公开表达不满。

所有这一切,于无形之间,暴露了北京与平壤关系的表面化,即在表面热乎下的实际冷淡。中方对杨斌采取行动,无疑又进一步加剧了中朝关系的紧张。

北京的担忧在于:

其一,鉴于新义州与中国交界的特殊地理位置,新义州面向的不是世界,而是中国,北朝鲜在新义州设立特区,吸走的,恐怕主要是中国资本。已经入籍荷兰的杨斌,在中国致富,一方面,在中国拖欠税款一千二百万人民币(后传为数亿元人民币),另一方面,却向北朝鲜慷慨赠送二千万美金,加上杨斌已经认金正日为"义父",很难说杨斌还有多少"中国心",经过杨斌“空手套白狼”似的运作,恐怕更多中国资金将源源出走。把中国的钱搞到北朝鲜去,这还了得?

其二,北朝鲜在中朝边境设立特区,构成与中国的直接竞争,那些本来可以流向中国的外资,可能转而流向北朝鲜。而桀傲不驯的北朝鲜,一旦转弱为强,对北京当局而言,是福是祸,殊难逆料。

其三,杨斌已经宣布,新义州不仅是经济特区,也是政治特区,实行司法独立和公开选 举,这是北京当局最怕的。其怕有三:怕新义州的政治民主空气传染中国大陆;怕新义州的民主风最终蔓延到整个北朝鲜,进而令中共更形孤立和尴尬;怕杨斌以新义州为根据地,凝聚或制造中国反对派,进一步影响和策反中国大陆的政治体制。敏感的还在于,杨斌入籍荷兰的途径:在"六四"事件后取得政治庇护,甚至被归类为“海外民运的人”。所有这些,也表明,除了在经济改革上先行一步之外,就政治上而言,北京当局比平壤当局还要保守,还要反动。

其四,杨斌宣布:新义州特区对所有外国人免签证,自由出入。中方为此也感受到安全上的危机,北京暗示,在比邻新义州的丹东市,中方设有"军事战略要地"。

到目前,杨斌虽未被正式逮捕,却依然处"监视居住"和"接受调查"的状态。

综合各种信息,杨斌的"欧亚实业公司",其实是一个空架子。大型项目"荷兰村",是杨斌把计划进行生态农业开发的土地变相搞成的房地产项目,故构成"违法使用土地",至今没有办全房地产开发的"五证","荷兰村"的物业也根本没有售出;其他花卉和旅游项目尚未落实;由杨斌担任主席的"欧亚农业"股价,自五月份开始,大幅度下滑。由五月初的2.80港元跌到9月30日被香港证监会宣布停牌时的0.38港元。数月间,其股价即下跌了86%。证监会又透露:“欧亚农业”涉嫌巨额假帐。不查则已,一查便查出恁多问题!(先前如何又好好的?怪哉!)

杨斌在“欧亚农业”的股份占有,通过不断减持,已经减少到49%,身家大幅缩水。看来,杨斌跻身"富豪",也符合国人致富的基本路线,典型的中国模式:假,大,空,骗。

杨斌9月下旬就任特首后,颁布的第一道行政命令是:所有外国人,只要持有效证件,无需签证,便可自9月30日起,进入新义州特区。但当一大批外国记者果真蜂拥前往时,却遭到北朝鲜海关的无情拒绝。可见,并不简单的杨斌,竟将独裁下人治的北朝鲜看得多么简单!

当中国警方上门封锁"荷兰村"的各个出口时,杨斌竟向记者表示:自己是"受到中国方面的保护"。何其自负,又何其天真之至!

杨斌为平壤献金两千万美金,为金正日个人建造一座价值四十万美元的巨型温室,以及认金正日为"义父",种种进贡和恭维,方取得新义州特区特首一职。工于心计,手法原始。所谓"以利相交,利尽则散"。倘若特区开发不利,后果如何?又情何以堪?

杨斌刚刚"出事",旗下"欧亚公司"的副董事长、首席执行长、以及三名董事,即纷纷辞 职,呈现"树倒猢狲散"的局面。显示杨斌的个人凝聚力差,与同僚之间,有利益的结合,并无信念的结交。仍然是"以利相交"。还不如一个赖昌星,竟有那么多人为他通风报信,奔走救援。

在杨斌宣布出任北朝鲜新义州特区行政长官之前,曾神秘失踪,外界盛传他是躲避当局查税,因为恰恰是在那个时候,中国大陆刚刚掀起对富人族的查税风潮。现在看来,传言并非全属空穴来风。因为杨斌突然露面并宣布成为新义州特首,以及认金正日为"义父"的举动,似乎还隐藏着另一层含义:以中朝关系和金正日这柄大伞,为自己的"护身符",借以摆脱中方的追究。

杨斌的如意算盘,不一定完全落空。中方传唤和置留杨斌,朝方称"太过份了!"北京方面的确也感到棘手,多重国籍的杨斌是一颗"烫手山芋",重处理,可能重创中朝关系(就算平壤放弃杨斌,但杨斌已然是金正日的“义子”),甚至影响中荷关系;鉴于对新义州特 区等相关课题的顾虑,轻易放过,又实不甘心。为此,中朝已经互派代表前往对方磋商。 北京势必与平壤讨价还价,可能无法阻止朝方在新义州设立特区的既定计划,但可能竭力说服平壤在特区首脑一职上易人,放弃杨斌。(据相关报导,中方已经向朝方明确提出了这一要求。)

经济问题,可重可轻。杨斌既然人已落在中方手中,如何处置,中方自然具有相当的主动性,而灵活性的掌握,全在于对各种大小问题的权衡。

杨斌事件还没有结局,但中朝在这一事件上的摩擦,已经证明,所谓中朝间"鲜血凝成的、牢不可破的战斗友谊",全然沦为一句毫无价值的虚话。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