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党民主”(或“党内民主”)吗?

2002-10-2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评论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中共十六大就要召开了。这次大会是否可能为中国的民主化做出什么积极的贡献,只要看一看会前的政治气氛何等压抑、何等不自由、何等不民主就可以知道了。

自从共产党一党专制的国家问世以来,一直有好心人想在维持共产党一党统治的前提下实行民主,他们希望共产党实行“党内民主”。这种主张可以简称为“一党民主”。

可是,七、八十年过去了,共产党的“一党民主”却始终未见出现。一样东西,这么多人,花了这么长时间,在这么多国家找都没找着,我们必须停下来想一想,人世间真有“一党民主”这回事吗?

我的答案是:没有,不可能有。

首先,民主必然意味着多党制,一党制下不可能有民主。

或许有人会说:日本长期以来一向是自民党的天下,日本不是也很民主吗?不错,日本一向是一党执政,但日本绝不是一党制。日本是多党制。在日本,除自民党外,还有社会党、公明党、共产党等多个政党,它们都可以和自民党和平竞争,只不过在以往许多次竞选中,它们都未能击败自民党而已。

这就和中国不同。在中国,掌权的共产党禁止其他政党存在,或者是禁止其他政党和共产党和平竞争。一个运动员在几十年的历次比赛中都赢得冠军称号,这是一回事;一个运动员在赢了一次冠军后就下令从此取消比赛,然后自封为永久冠军,这是另一回事。日本自民党是前一种冠军,中国共产党是后一种冠军。

其次,关于少数人的民主。有人说,既然在古代希腊,在近代西方民主的初期,民主都是少数人的民主,那么在今天的中国,我们为什么不能先实行少数人的民主,先让共产党内部实行民主呢?

这种类比不恰当。因为党员资格不是一种客观的界定。在古代希腊,民主只限于自由民,奴隶被排除在外。过去西方国家实行一部分人的民主,对参政权的限制是以诸如财产状况、文化程度、以及种族或性别一类客观条件作为标准。这类界定标准是客观的,所以是有意义的。

党员资格却与此不同。只要你志愿加入,党组织又同意接收,你就可以成为党员。如果中共宣布只有共产党员才有参政权,那么,所有想参政的人第二天就都会要求加入共产党;既然在这时,党内派别已经公开化、合法化,那么,党内各派都会为了壮大自己一派的力量而把所有和自己观点接近的人拉入党内。如果共产党试图控制内部的派别斗争,限制党的开放性,用党纪或意识形态的名义开除或剥夺党内不同观点、不同派别的人士,那么就没有什么党内民主;如果共产党允许内部派别斗争的公开化合法化,那么,社会上一切想参政的人就都会纷纷加入共产党,成为共产党内这一派或那一派的成员,到头来,党内民主马上就变得和全民民主没什么两样了。

由此可见,我们要么是连党内民主都没有,要么是获得党内民主的同时也获得了全民民主。可见,天下不可能有一种排斥全民参与的所谓一党民主。如果有人真想实行某种少数人的民主,实行“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他只能以譬如种族、性别、财产状况、文化程度一类客观标准作界定,不能以党员资格作标准作界定。

再者,不少人总是想当然地以为,既然中共领导人念念不忘要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拼命抵制多党制,那么我们提出党内民主,从而保证无论出了什么情况都总是共产党掌权,这样他们总该放心了吧,总不至于还拒绝还反对吧? 错了,错了。你以为中共领导人真是关心共产党掌权不掌权吗?不是的。他们并不关心党的权力,党的利益,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权力,自己的利益。关在秦城监狱的江青难道会说:“很好,很好,我虽然被关进监狱,但中国还是共产党在掌权,因此我很满意”?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整肃党内同僚,他最害怕的恰恰就是“睡在身边的赫鲁晓夫”,最害怕的恰恰就是党内的人“篡党夺权”(党外的毕竟还离得远一点)。“六四”过去十三年了,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至今仍被软禁。这证明了,对江泽民而言,党内的赵紫阳(以及赵紫阳一类的人物)是更直接的威胁。

上述分析再次证明,所谓中共一党制实际上是一党专制;所谓一党专制并不是整个共产党在对全国实行专制,而是中共最高领袖或几个寡头在对全国实行专制,包括对全党实行专制。因此,取消一党专制,实际上就是取消中共最高统治集团的绝对权力,这不但意味着使党外人民获得自由,同时也意味着使广大党员获得自由。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胡平)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