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的《民运手册》是中共与民运关系的产物

2003-0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王炳章是一位非常有争议的人物,但是对于他所担当的"民运革命家"角色大家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歧义。我感觉,不管人们对他的行为方式有什么样的看法,甚至对他的人品有多么严厉的诟病,但对于他过去20多年里为海外中国民主运动的开创性贡献、对于他毫不动摇地坚持结束中共一党专制统治的理念、对于他在民主运动中勇于身体力行的献身精神,却是毋容置疑的。

有评论认为,在海外民运中,王炳章代表了主张革命的行动派。这个说法的主要依据是王炳章前些年曾经撰写了一本名为《民运手册》(又称《中国民主革命之路》)的书,全书分八个部分:第一部分"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理念"、第二部分"探讨:中国为何尚未实现民主"、第三部分"驳奇谈怪论"、第四部分"民运的手段与策略"、第五部分"民运合法斗争的方式与策略"、第六部分"关于体制外的革命运作"、第七部分"国体、台湾、香港和西藏问题"、第八部分"革命观和理想国"。王炳章通过一百十多个问题的回答,阐述了中国实行民主自由的目标、步骤和方法,此书在海外的中文互联网上曾有介绍,据称也有人制作成CD光盘送进国内。其中争议最大的是该书第六部分,因为宣扬了在今天看来有恐怖嫌疑的各种"革命手段"而备受关注,1998年他带着自己的书闯关回国,旋即组建了正义党。

在我个人看来,觉得需要对王炳章的民运思想和实践进行具体的分析,其中厘清王炳章思想的转变及革命主张的形成尤为重要。首先,和当今海内外中国民族运动的主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主张一样,王炳章当年创办《中国之春》杂志和中国民联的时候,也是温良恭俭让的,似乎并不就是直接主张革命的,至少我们还没有看到他这方面的文字资料,而《中国之春》及中国民联迄今仍没有修改过他们创办时所确定的宗旨,即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实行民主政治的非暴力主张。虽然,在中共"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武装夺取政权的意识形态长期灌输之下,受革命先驱孙中山启发的王炳章,其革命主张似乎在六四以后才成形的,至少是在那以后才公开提出的,这是中共极权专制全面封堵了和平民主改革的所有通道之后的产物。我相信,在中国大陆这样的现实社会环境中,即便没有王炳璋,也会出现李炳章、刘炳章,不是说他是当今主张革命的"代表人物"嘛,那就说明信奉革命的绝不是唯独王炳璋一人。

如果以现今世界流行的反恐标准来衡量,这些革命手段非常容易被等同于恐怖手段,即便如此,我认为责任主要也是在中共当政者身上,且不说中共在失去合法性以后,滥用国家恐怖主义手段维持其统治--如对法轮功的非人性残酷镇压;也不论中共逮捕王炳章所采用绑架的恐怖手段,就看王炳章的革命主张本身,与中共传统的意识形态有着千丝万缕联系:通观《民运手册》,王炳章的思想脉络甚至遣词行文,都与毛泽东的暴力革命思想有着某种程度的继承关系;更不要说是中共用暴力革命的意识形态对他和他那一代人长期灌输于先,用专制暴政封堵和平政改之路于后,说王炳章的革命主张,完全是中共教育出来的,是中共逼出来的,一点也不为过。王炳章充其量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于其人之身"而已。

此外,还有一个不能忽略的重要的因素是,中国的民主运动自90年代后期出现了一个低谷,这与世界上特别是中国周边的亚洲国家民主化进程形成强烈的反差。长期缺少"政治行为"的海内外中国民主运动,期待敢于身体力行的探索者来突破这种僵局,王炳章提出革命的主张以及由他发端的回国运动和组党运动,事实上都是这种压力驱动的一个尝试。王炳章这次赴汤蹈火,无疑将更加广泛的传播他的"革命思想"、并期待激发更多地人前赴后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张伟国)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