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炳章的《民運手冊》是中共與民運關係的產物


2003-02-19
Share

(特約評論員的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觀點)

王炳章是一位非常有爭議的人物,但是對於他所擔當的"民運革命家"角色大家似乎並沒有多大的歧義。我感覺,不管人們對他的行爲方式有什麼樣的看法,甚至對他的人品有多麼嚴厲的詬病,但對於他過去20多年裏爲海外中國民主運動的開創性貢獻、對於他毫不動搖地堅持結束中共一黨專制統治的理念、對於他在民主運動中勇於身體力行的獻身精神,卻是毋容置疑的。

有評論認爲,在海外民運中,王炳章代表了主張革命的行動派。這個說法的主要依據是王炳章前些年曾經撰寫了一本名爲《民運手冊》(又稱《中國民主革命之路》)的書,全書分八個部分:第一部分"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理念"、第二部分"探討:中國爲何尚未實現民主"、第三部分"駁奇談怪論"、第四部分"民運的手段與策略"、第五部分"民運合法鬥爭的方式與策略"、第六部分"關於體制外的革命運作"、第七部分"國體、臺灣、香港和西藏問題"、第八部分"革命觀和理想國"。王炳章通過一百十多個問題的回答,闡述了中國實行民主自由的目標、步驟和方法,此書在海外的中文互聯網上曾有介紹,據稱也有人制作成CD光盤送進國內。其中爭議最大的是該書第六部分,因爲宣揚了在今天看來有恐怖嫌疑的各種"革命手段"而備受關注,1998年他帶着自己的書闖關回國,旋即組建了正義黨。

在我個人看來,覺得需要對王炳章的民運思想和實踐進行具體的分析,其中釐清王炳章思想的轉變及革命主張的形成尤爲重要。首先,和當今海內外中國民族運動的主流--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主張一樣,王炳章當年創辦《中國之春》雜誌和中國民聯的時候,也是溫良恭儉讓的,似乎並不就是直接主張革命的,至少我們還沒有看到他這方面的文字資料,而《中國之春》及中國民聯迄今仍沒有修改過他們創辦時所確定的宗旨,即在中國結束一黨專制實行民主政治的非暴力主張。雖然,在中共"槍桿子裏面出政權"、武裝奪取政權的意識形態長期灌輸之下,受革命先驅孫中山啓發的王炳章,其革命主張似乎在六四以後才成形的,至少是在那以後才公開提出的,這是中共極權專制全面封堵了和平民主改革的所有通道之後的產物。我相信,在中國大陸這樣的現實社會環境中,即便沒有王炳璋,也會出現李炳章、劉炳章,不是說他是當今主張革命的"代表人物"嘛,那就說明信奉革命的絕不是唯獨王炳璋一人。

如果以現今世界流行的反恐標準來衡量,這些革命手段非常容易被等同於恐怖手段,即便如此,我認爲責任主要也是在中共當政者身上,且不說中共在失去合法性以後,濫用國家恐怖主義手段維持其統治--如對法輪功的非人性殘酷鎮壓;也不論中共逮捕王炳章所採用綁架的恐怖手段,就看王炳章的革命主張本身,與中共傳統的意識形態有着千絲萬縷聯繫:通觀《民運手冊》,王炳章的思想脈絡甚至遣詞行文,都與毛澤東的暴力革命思想有着某種程度的繼承關係;更不要說是中共用暴力革命的意識形態對他和他那一代人長期灌輸於先,用專制暴政封堵和平政改之路於後,說王炳章的革命主張,完全是中共教育出來的,是中共逼出來的,一點也不爲過。王炳章充其量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於其人之身"而已。

此外,還有一個不能忽略的重要的因素是,中國的民主運動自90年代後期出現了一個低谷,這與世界上特別是中國周邊的亞洲國家民主化進程形成強烈的反差。長期缺少"政治行爲"的海內外中國民主運動,期待敢於身體力行的探索者來突破這種僵局,王炳章提出革命的主張以及由他發端的回國運動和組黨運動,事實上都是這種壓力驅動的一個嘗試。王炳章這次赴湯蹈火,無疑將更加廣泛的傳播他的"革命思想"、並期待激發更多地人前赴後繼。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張偉國)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