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玩换妻

2003-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现在中国的少数时髦人正在讨论或正在玩着的一种时髦游戏是:换妻玩性。2002年10月23日,广州的金羊网上登了一则报导,叫做"广州出现'换妻'游戏"。讲的是一个记者在网上看到有人"预约换妻",於是伪装成一个"换妻"热衷者,要去接洽、见面。还就真的见到一对相貌不俗,事业有成的中年夫妻。交谈之下,了解到这对夫妻为什么要换妻,以及以前换妻的经历。

这篇报导据说在中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文章说,一些私家沙龙、聚会上,一些不为衣食发愁的有钱有闲阶层人士,开始一本正经地讨论起这个话题了。这同一个金羊网早在2002年的7月15日就登了一篇有关美国人的换妻文章,题目叫"美国4千人齐换妻,中产阶级大行其道"。这篇文章很富煽动性,但误导很大。首先,象中国类似的"介绍"美国或其它国家的社会情况的文章一样,这篇文章的的资料来源不明,无法证明;其次是过分夸张。美国人当中确实有玩"换妻"游戏的,但这种游戏除了在美国少数的兴趣"club"中有存在之外,绝没有在美国中产阶级中"大行其道。"这点,我这个就生活在美国中产阶级当中并研究他们的人,有权威指出。

所谓换妻,起初的定义是两对夫妻互相交换,做短暂的性交易。它的游戏规则是:只性不情,只现在不将来,只身体交换,不金钱交换。前提是自觉自愿。在美国,社会学对换妻(英文swinging,或者叫"thelifestyle",严格来说应叫换性,但中文译成换妻还是很符合中国国情的)的一般解释是它出现在二十世纪的五十年代,至於更早的在少数贵族家里进行的类似"派对",则没有详细的社会学的描述。Swinging在美国还不止在两对夫妻之间换性,在swinging的众多花样中,也有在非夫妻之间的,也有在同性之间的。据说swinging以后主要在网上玩了,在此且不细说,容我另撰文评说。

目前中国的道学家对"换妻"的批评主要有三种:1、对自由的极端理解,2、对人民伦理、价值观的漠视,3、受西方的性革命的影响。

我认为只要对目前中国社会做个简明的社会学分析,就可以解释为什么有人会热衷玩这种在西方并没有多少人在玩的游戏。与中国的道学家不同,我认为有三点值得我们注意:

第一,中国社会的价值真空导致人们行为上没有价值依据。中国社会50多年以来,打破了传统的,拒绝了西方的价值观念和宗教意识。而政府所一向倡导的共产主义伦理道德又受到了普遍的怀疑。现在中国人恐怕除了钱,什么也不信了。於是人们就象无头苍蝇,到处乱撞。什么新鲜、时髦、刺激就做什么。中青年人尤其如此。

第二,对西方社会的误读。凡是中国社会出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总有人马上就把它们归结为受西方不良社会思潮和生活方式的影响。其实这只是逃避检查自己社会弊端和责任的借口。少数人误读西方社会或者受到中国官方媒体的误导,不能成为回避中国社会目前的价值真空这一严重事实的理由,把什么都推到西方社会,是对自己社会的不负责任。

第三,中国女性在现代中国社会缺乏自信,无所适从。从那篇写得故作神秘又十分有诱惑性的金羊网的报导看,那位积极操纵换妻游戏的男人的妻子,其实是很勉强和被动地被拉入其中的。如若不是她在演戏,她的加入一定有难言之隐。其实"换妻换性"的游戏,自产生以来就是是由男性在导演的,否则就应该叫"换夫"了。那么这位不太情愿的妻子为什么没有说"不"?我的解读是,她除了对换妻游戏也有一种好奇之外,恐怕还对自己的丈夫心存几分恐惧,或许哪天真把她给换了。

虽然"换妻"游戏目前在中国只有少数人在玩,可那篇金羊网的报导出来之后,还是引起了不少骂声,本人也是持反对态度的。但转而想想,这批遵守市场交易原则,在自己身上动动脑筋开发开发自己的人,比起那些用贪污、欺诈赚来的钱,偷偷摸摸在外面玩妓女、养二奶,或者根本就是利用权力强占民女分文不给,而在公共场合却人模狗样地大谈社会道德秩序的政治和经济"精英们",不是要显得公平和直接一些吗?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高瞻)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