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未结束,“文革”还在搞 (陈劲松)

2006-05-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纪念“文革”四十周年,后面,还跟着一个声音:纪念“文革”结束三十周年。但后一个声音明显微弱。因为,关于“文革”何时结束,官方和民间,国内和海外,历来说法不一,各执一词。

有人认为,“文革”于1969年就已结束。从1966年起,三年之间,毛泽东煽动民众,从上到下,文攻武斗,挖出和打倒了他所说的大批“资产阶级路线”代理人,摧毁了以刘少奇为总代表的“资产阶级司令部”。至1969年,刘少奇本人也被迫害致死,毛泽东才松了口气,随即在中共内部,以非正式的方式,宣布“文革”“ 告一段落”。

大多数人以为,“文革”于1976结束。这是当时的中共领导人华国锋逮捕了“文革”风头人物“四人帮”之后,中共党内正式作出的宣布。

实际上,“文革”至今没有结束。有若干标志为证:其一,中共至今不准研究“文革”,不准反思“文革”,拒绝实事求是地罗列“文革”史实,尤其拒绝实事求是地还原毛泽东在“文革”中的罪魁祸首地位。“文革”话题,犹如禁区。换言之,至少在精神上和思想上,中共还没有、也无意摆脱“文革”情结。

其二,政治迫害远未结束,甚至变本加厉。只是从地上转到了地下,从明处转到了暗处。“文革”中,中共以大规模批斗和血淋淋武斗的方式,公开展示迫害;如今 ,中共将民运人士、维权人士、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成员等,悄悄抓捕,秘密审判(甚至不经审判程序),进而在看守所、监狱、劳改场、劳教场等高墙下,对他们施以长期监禁、酷刑、甚至虐杀。阳光下的罪恶,对“不关心”的普通人,甚至不得而知。

其三,中国社会发展,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始终没有摆脱“文革”极端思维的桎梏。

1979年以前,尤其“文革”期间,中共只准谈政治,不准谈经济, “以阶级斗争为纲”,政治挂帅,有关经济建设的主张,被批为“唯生产力论”。毛泽东明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甚至断言“卫星上天,红旗落地。”

1979年以后,尤其“六四”以降,中共只准谈经济,不准谈政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全民皆商,有关政治民主化的主张,被斥为“资产阶级自由化”,邓小平明言“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甚至不惜说出“杀二十万人,换二十年稳定”的狠话。

从政治“大跃进”迈向经济“大跃进”,从政治“文革”滑向经济“文革”,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文革”远没有结束,仅仅是变换了形式。

由于毛泽东和邓小平分别推行两种“文革式”极端政策,以至于,不管是前三十年,还是后三十年,中国都从未获得协调和健康发展的机会。中国人民的命运,竟被这两大奸雄任意摆布了半个多世纪!

政治“文革”期间,全民疯狂,冤狱遍地。全国生产停顿,教育废止,百业凋敝。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饿殍遍野。中国经济崩溃,与世界先进国家拉出半世纪以上差距。

经济“文革”期间,即所谓“改革开放”年代,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官场腐败透顶,社会风气糜烂,全民向钱看,笑贫不笑娼。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就文明程度 、尤其政治文明程度而言,中国与世界差距继续拉大,遥遥落后,至少也在半世纪以上。

值得一提的是,“文革”语言也远未遭淘汰,甚至继续“走红”。官方的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等,依然保持强烈的“文革”语言特色,诸如“奋勇前进”、“阔步前进”、“进行到底”、“一小撮人”、“反华势力”,等等“文革术语”,依然充斥。

上行下效,民间也不例外。一些民间演出、会议、活动等,也颇有“文革”遗风。 就连江青主导的“革命现代京剧样板戏”台词,依然在人们口中“吃香”。近期,一名叫做邹涛的深圳市民,发起“三年不买房运动”,得到社会强烈回应,此举,固然折射了社会矛盾,发泄出民众积怨,值得肯定。

但邹涛的公开信是这样写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愿做‘房奴’的人们,团结起来……”多么熟悉的“语言”!俗话道:“文如其人”,果然,邹涛对记者表示,他“一开始就有英雄主义情结”,最“敬佩毛泽东”。

可以预料的是,邹涛此举,不管为民为己,最终也将被当局以“文革”语言,定义为“别有用心”,而遭到“坚决打击”。即便找到“温总理”,诉说“房价真高、房奴真苦、房地产业真危险”,想要“解决问题”,也只会被讥为“白日做梦”、“痴心妄想”罢了。

“文革”未结束,“文革”还在搞。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