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非洲撒钱,北京意图何在?(陈破空)

2006-11-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十一月初, 48个非洲国家的首脑或代表齐聚北京,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峰会, 会上,中共方面甩出一连串“大手笔”:减免非洲国家所欠中国债务100亿美元;签订14项经贸合同、涉及资金19亿美元;许诺未来三年,对非洲援助倍增,提供50亿美元优惠贷款,设立50亿美元基金,鼓动中国企业投资非洲。

中共的派头,显得像一个暴发户。中国经济连年膨胀,成为中共大手大脚的来源;中国外汇储备突破1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一大外汇储备国,使它更有理由在非洲穷兄弟面前,大肆炫耀,大摆排场。北京大把撒钱,非洲国家自然对它说尽好话,中共为此挣足了面子。

然而,许多中国民众,本身生计维艰。仅举进城打工的农民工,他们超时劳作,出卖苦力,却受尽歧视;同工不同酬,看不起病,付不起学费;当牛做马,却常常连工资都拿不到手;全国农民工被拖欠的工资,高达千亿人民币(只要收回非洲债务,就足以偿清对所有中国农民工的欠薪)。为了讨要工资,他们中,有的以自杀相逼,有的被保安毒打,有的遭黑道追杀,以至付出生命代价。

中共腰包鼓胀起来,却无意将财力物力都用于国计民生。仅为支撑朝鲜金正日政权,就用去中国外援粮食的90%。如今又大举援助非洲,究竟意欲何为?

经贸方面,中非贸易激增,到今年底,双边贸易额将达到500亿美元。与中国对美欧日等保持的巨额贸易顺差相反,中国对非洲的贸易,竟为逆差。这是中方故意让利的结果。

政治方面,非洲国家成为中共在联合国的主要帮办,可以对抗以美国为首的民主阵营,足以封杀联合国任何不利于中共的议案,比如,谴责中共迫害人权的议案。借助于非洲国家,中共对台湾的围堵更形水泄不通,随时做到“赶尽杀绝”。

中共对非洲的全方位渗透和深入,使其在非洲的影响力,与日俱增,已经紧追美国和法国,位居第三。然而,中共与非洲走近,引发世界性的不安,被指为“新殖民主义”。中共对此拒不承认,辩称“殖民主义这顶帽子,永远扣不到中国头上。”然而,为了与文明国家争夺非洲,中共不择手段,以“不干涉内政”为幌子,纵容非洲国家的独裁与腐败,已是不争的事实。

中共援非,号称“没有附加条件”。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抱怨,中共的做法,抵消了国际社会对非洲以经贸促政改、以经援换人权的努力。中共不仅对非洲国家政府滥权腐败和践踏人权的劣迹视若无睹,而且将中共官场腐败和残害异己的模式,向非洲推广、拓展,致使非洲日渐“中国化”。从意识形态上而言,这正是对非洲的另类“殖民化”。

在津巴布韦,穆加贝大开历史倒车,使该国在获得短暂民主后,重新回到黑暗的专制时代;在苏丹,军政府对少数民族大开杀戒,三十万人惨遭屠戮。所有类似事件的背后,几乎都有中共的影子。就连苏丹军政府屠杀民众的武器,都直接来源于北京的输送。

中共在非洲,逆世界潮流而动,自有其逻辑。中共御用文人公开提出:“要有向躲雨棚扔石头的能力。”直意是,你不让我进你们的躲雨篷,我就向躲雨篷扔石头。针对国际政治,那便是:如果你们(美国和西方)不认同我(中共),我就处处坏你们的事。为了贯彻这一阴暗的流氓理论,御用文人欲盖弥彰道:“这样的话不应该由政府来讲,而应该由民间学者来告诉外国人。”

由此,我们不难理解中共伸向非洲的野心。那便是,纠集非洲国家,组成灰色阵营,与美国抗衡,与文明世界为敌。迫使美国和文明世界承认中共在国际上的强权地位,进而对中共的独裁和暴政保持缄默。

如此,或极权,或迫害,或腐败,中共便可以在国内随心所欲,死守该党既得利益,将一党专制进行到底。从慷慨援助非洲,到维持自身独裁,兜了一个天大的圈子。中共用心,可谓良苦!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破空)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