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陈破空)

2007-06-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今年6月12日,美国国务院发布《2007年度人口贩运问题报告》。指出:人口贩运仍是中国存在的最严重问题。在中国国内,每年遭到贩运的人口估计在1万到2万人之间。中国是“以性剥削和强制性劳役为目的的人口贩运活动的来源地、中转地、和目的地”。

对此,中共当局尚未来得及反应,尚未来得及恼羞成怒地咒骂美方“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在中国境内,就爆发了骇人听闻的山西黑窑惨剧:上千名儿童被拐卖到地下砖窑厂,充当无偿童工,被强制劳动、非法监禁、残酷虐待乃至虐杀。

这些沦为当代奴隶的孩子,最小的只有8岁。他们每天承担高强度、重体力劳动达 14个小时以上,没有工资,没有人身自由,吃不饱,睡不足。经常遭到毒打。如果逃跑,则受到更严厉的虐待,窑主和工头用红砖烙烧孩子的肌肤,身上、手脚、脸上,都不例外。一些孩子脸上的皮都被红砖烧掉了,只剩下嘴没烧,只因要留着他吃饭干活。有的孩子被打成重伤而失去劳动能力后,更惨遭窑主活埋。

与这些孩子一道,沦为当代奴隶的,还包括无数成年人。在山西省洪洞县广胜寺镇曹生村,那些无偿的农民工和童工,每天从早上5点劳作到次日凌晨1点,5名打手和6条狼狗,牢牢看着他们,其中一部分奴工,已经被折磨得神智不清,长年陷入痴呆。一些奴工被活活打死后,就埋在砖窑附近。

这是一幅幅怎样的图景?血腥恐怖,令人发指。如此的人间地狱,在当今世界,只能出现在中国,那片共产党统治下的罪恶领地。

惊天丑闻和惨剧曝光后,在海内外舆论的强烈谴责下,中共被迫有所表示,中共中央当局和山西省当局,出面充当“青天”,解救奴工的同时,把一切责任推给黑心窑主和中共基层干部。官方媒体发表社论,一本正经地声言“黑恶势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公权力对黑恶势力无动于衷,甚至与其狼狈为奸。”

实际上,继续论述下去,就应该是:公权力与黑恶势力狼狈为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党独裁的现行政治制度,铺成黑恶势力和公权力滥用的沃土。与其说是“人性的集体沉沦”(官方媒体语),不如说是“制度的罪恶陷阱”。然而,以中共高官的自私狭隘,却绝对不会承认这类本质性的要害。

都知道,黑窑惨案背后的利益链条:窑主吃奴工,公安吃窑主,地方官吃公安。然而,人们怎么就不想到,吃掉这一切的,就是现行制度?那个被中共自称为“最优越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万恶之源!

如果不是上千名家长长期上访鸣冤,如果不是民间《大河论坛》网站忍无可忍的披露,山西黑窑惨案,又岂能曝光?山西省当局和中共高层,又岂能有人过问?

如果说,以前曝光的类似惨剧,大多发生在监狱、劳改场、劳教场,那是中共在“ 专政”名义下,实施的暴力,对此,中共及其各级官员尚能狡辩:谁叫他们是犯人呢?但如今曝光的山西黑窑惨剧,却是针对无辜良民、尤其针对儿童的犯罪,不折不扣,是阳光下的罪恶。

上世纪六十年代就义于中共枪口下的民主烈士林昭,早就断言:当代中国,就是奴隶社会,远远超过中世纪的黑暗。进入二十一世纪,林昭的先知先觉,依然应验:中国奴隶社会,依然没有改变。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破空所做的评论)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