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售美元?北京引火自焚 (陈破空)

2007-08-2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8月上旬,中共官方的两名学者不约而同地发表言论,声称,中方可以把手中持有的1万3300亿美元外汇储备变成“政治武器”,对抗美方对人民币升值的压力。 具体做法是:抛售中方持有的美国国债,使美元崩溃。

这两名学者,分别是:“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所长夏斌,“社科院”研究员何帆。两人都是为中共高层直接提供政策建议的御用学者。两人放话的背景 是,美国和国际社会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呼声日益升高,美国参议院计划下月通过立法,要求人民币升值,并可能通过相关制裁措施。

两名御用学者的放话,引起国际间的关注。美国总统、商务部长、财政部长等纷纷发声,予以谴责,斥为:“不计后果的蛮干”,“荒谬透顶”。

这两名中共御用学者闻讯而喜,一番言论,竟能引起美国总统和高官发声,足以让两名中共御用学者自鸣得意。夏斌笑称,美国为何那么紧张?言下之意,似乎戳到了美国要害;何帆则故作姿态地说,外电对他的言论“断章取义”。以中共御用文人浅薄的虚荣心,在家人和同事面前,又大可以吹嘘不知多少年了!

目前,中国拥有外汇储备1万3300亿美元,其中,美元资产9000亿,占大部分,如果中方大量抛售手中持有的美国国债,对持续走软的美元,的确是不小的打击,虽不至于令美元崩盘,但足以扰乱国际金融市场,带来大面积恐慌,并拖累全球经济。

显然,中方的放话,又是一出“威胁与讹诈”,威胁要实施经济上的“超限战”,是经济上的 “核讹诈”。这种“威胁与讹诈”的游戏,中共已经表演多回。当美国和日本联手阻止中共威胁台湾时,中共安排末将朱成虎,放话说“不怕打核大战”,并暗示可以先发制人,是赤裸裸的军事“核讹诈”;在政治上,中共的“威胁与讹诈”,则是通过支持流氓国家、直接与文明世界叫板而进行的。

然而,中共对文明世界的每一出“威胁与讹诈”,都伴随着对中国利益和中华民族的巨大危害,当朱成虎放言“核大战”时,竟然说“不惜让西安以东的城市变成火海”。在这个恶人嘴里,仿佛“西安以东”不是中国;当中共公然支持流氓政权时,中国民众的血汗钱便大量流失。比如,中共为了怂恿平壤讹诈美国,因而包养北朝鲜金正日政权,把出口粮食的90%奉送给后者,并提供该国所需石油的70%、所需燃料的60%。如今,朝美和好,中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朝鲜牌”不灵了,以至于,中共只得撕下面具,自己赤膊上阵。

同样,威胁抛售美元,对中国本身更为有害。因为,抛售美元,意味着美元大幅度贬值,而美元的大幅度贬值,就等于人民币的加速和大幅度升值,结果就是,直接削弱中国的外贸出口能力,加速外资的出走。于是,多年来依靠外资和外贸强撑起来的中国经济,就极可能面临破裂。而这个全世界最大泡沫的破裂,势将根本改变全球经济格局,促成全球经济重组,那时候,中国还有多少分量,就值得大大地疑问。

就像从前的历次“威胁与讹诈”一样,中共御用传声筒放完炮,激起国际间的强烈反弹之后,就有更高级别的中共政府官员出面,假意否认,并说那“不是中国政府的立场”,御用学者唱黑脸,政府官员唱白脸,似乎配合默契,天衣无缝。

美国方面也故意给北京留台阶,声称不相信两名中共御用学者的言论,代表“胡锦涛办公室”的立场。暗示:中共威胁到此,最好停留在口头上,勿再继续玩火。

早在多年前,中共御用学者就曾露骨地宣扬:在国际社会中,中共“要具有向躲雨棚扔石头的能力。”中共当局认为这一招“很聪明”,屡试不爽。所以一再玩火,几乎上瘾。不知道哪一天,北京玩火玩出格,引火自焚,其后果,恐怕就不是“后悔”二字所能概括的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破空)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