签署公约,中共的缓兵之计 (陈破空)

2007-09-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八月底,北京宣布,从今年起,中国将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依照这一制度,中共当局将负责每年向联合国提交上年度的军费开支基本数据。北京同时宣布,恢复向联合国提供常规武器登记。之前,中共以“有国家向台湾提供武器”为由,从1996年起,就中断了这项登记。

中共的上述两项决定,显然是国际社会的长期压力促成。尤其是,明年将在北京举办奥运会,国际社会的目光一致投向中国。距离国际社会的文明准则,中国尚需大量改造,包括人权保障、新闻自由、军事透明,等等领域。

其中,中共向苏丹军政府源源不断地提供军火,怂恿苏丹军政府在达尔富尔地区实施种族大屠杀,尤其受到国际谴责。中共长期阻挠联合国解决苏丹问题的决议,更令国际社会难以容忍。中共的苏丹政策,成为各国抵制北京奥运会的最大口实。

在国际舆论的同声挞伐之下,中共最后不得不做出让步:同意联合国向苏丹派遣规模巨大的维和部队。随后,中共又同意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并恢复向国际社会提供常规武器登记。这一切,都可解读为:为了北京奥运会的顺利举行,中共不得已而作出的妥协。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可以证明,国际压力奏效。

但中共的妥协,从来都是表面的、暂时的,因而也是靠不住的,鉴于其本性未改,随时都可能故态复萌、故技重施。是权宜之计,也是缓兵之计。

比如,中共先后签署加入的国际人权公约,就多达21项。但这些人权公约,放诸中国国内,中共当局或者宣称“保留”,拒绝国际监督和审查;或者偷换概念,自行其是;或者阳奉阴违,拒不执行;或者,干脆搁置,束之高阁,不让公约生效。

其中,至关重要的《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中共当局于1997年签署,签署时,宣称对其中的“工人有权组织、选择工会,并有权罢工”等条款持“保留”。签署后,又拖了4年,至2001年,才由“人大”“批准生效”。但实际上,在中国,这一国际公约,从未被执行。

1998年,中共当局还签署了《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但却故意不让“ 人大”批准,以至于,9年过去了,这一公约,至今仍未能在中国境内“生效”,更远远谈不上实行。

至于《禁止酷刑和其他残忍、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或处罚公约》,中共当局于1986年就签署,1988年就由“人大”“批准生效”,但不仅从不执行,还故意违反,大量制造酷刑。就在《国际公约》的高悬之下,为数众多的中国公民,惨死于中共的血腥酷刑。

为了应付奥运会,中共还曾许诺,从2007年1月起,外国记者和媒体可在中国境内自由采访,然而,大半年下来,多数外国记者表示,中国政府并未兑现承诺,他们的采访,常常受到中共各级政府的限制和干预。

鉴于中共一贯地口是心非、不守信用、自毁信誉,玩弄国际社会,人们有理由怀疑 ,中共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的诚意和用心。就在中共宣布参加联合国军费透明制度的同时,中共军方骇客对文明国家的攻击,一刻也未停止,更达到甚嚣尘上、肆无忌惮的地步。德国和美国方面,近期先后披露相关情形。在阿富汗,频频袭击国际维和部队的恐怖组织塔利班,手持的,大多是中国武器,其中有些还是近期才从中国出产的。

中共居心叵测的所作所为,处处加深着国际社会的忧虑,为“中国威胁”论背书。中共虽然勉强加入国际军费透明制度,但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动止,仍需睁大眼睛,保持警觉,“察其言,观其行”。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破空)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