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陈破空)

2007-10-2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共“十七大”落幕,胡锦涛与江泽民的微妙关系,始终是这次党代会的最大看点。胡锦涛的“科学发展观”本身,就是对江泽民“三个代表”的否定。即便在经济规划方面,胡江也互别苗头。

5年前的中共“十六大”,由江泽民作“政治报告”,提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目标是:到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比2000年翻两番。今年的“十七大”,由胡锦涛作“政治报告”,看上去,2020年翻两番的目标并无变化,但在“国内生产总值”前,却悄悄加了“人均”二字,似乎表明,江所坚持的,是“让少数人先富起来”,而胡所强调的,则是“走共同富裕道路”。

温家宝早就感叹:“一个很大的总量,除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小数目。”暗示对江泽民好大喜功、一味追求总产值的做法,不以为然。

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翻两番,是一个什么概念?2000年,中国人均产值为1000美元,到2020年,翻两番,就是3000美元。而在台湾、香港和澳门,人均产值,眼下已经高达2万5千至2万8千美元。对照之下,中国大陆与台港澳的差距,依然令人咋舌。

当然,经济蓝图,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十七大”的焦点,是人事安排,是权力分配,是权力斗争。

中共内部人士透露,“十七大”前,围绕人事安排,权力斗争之激烈,为近三十年来所仅见。作为“十七大”的最后一幕,政治局常委出炉后,到记者面前亮相,竟迟到了半个多小时,这在严格照脚本演戏的中共那里,显然不同寻常。其中,可能只有一个解释:即便到了最后一分钟,胡江两派的权力较量,仍然难以平息,而缠斗不休。

如果说,在文明国家,选举前,就能让人看出谁胜谁负,那是因为,有民意测验,选举的结果,出自民意的走向;而在中共那里,会还没有开,外界就已得知会中的人事安排,不是因为透明,更与民意无关,乃是因为有人故意放风。

比如,今次中共的“十七大”,会前有关高层人事安排及习李变局的传言,分毫不差,完全坐实。会前的传言,与其说是外界打探的能耐,不如说是中共高层蓄意放风的结果。一则,胡江两派各自放风,影响外界预期,造成有利于己方的舆论,所谓“先声夺人”;二则,高层统一放风,造成权力分配的既成事实,以免党外诧异、党内不服。古人有“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在中共那里,成了“权力未定,舆论先行”。

于是,除了一些可以忽略不计的微弱调整,没有新意,没有悬念,就成为“十七大”的最大特点,其实,这也是近几届中共党代会或人大、政协“两会”的共同特点。

江泽民退休之后,从未停止干政,其干政的力度,屡屡让外界惊异。这种惊异,已然经历了三层递进。第一层, 2002至 2003年,当海内外媒体普遍议论“中共最高权力将首次实现有序和平稳移交”时,却惊讶地发现,在交出了“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之后,江泽民居然效法邓小平,继续留任“军委主席”;2004年,当江泽民被迫交出“军委主席”一职、外界普遍以为胡锦涛“大权在握”之时,却又惊讶地发现,江泽民继续通过遍布党政军的“上海帮”或江系人马,牵制胡锦涛。

最大的惊讶,恐怕还是2007年,当外界普遍以为在陈良宇下狱、黄菊暴亡之后,江系受到沉重打击,胡锦涛将成为“十七大”的大赢家,岂料,江泽民竟能插手“第五代”人事安排,硬是将“李克强接班”的原案,变成“习近平李克强同时出线、习近平后来居上”的新版。

有人以为,安排习近平与李克强双双入局,表现中共的“与时俱进”:不再预先指定单一接班人。然而,古代封建专制王朝早就留下教训:多名王储争位,往往引发惨烈的内斗和悲剧。鉴于中共的封建性和专制性,重复历史惨剧的可能性极高。

李克强从第一顺位接班人,变为第二顺位接班人,无疑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打击。这种打击,来自于江泽民的强力干政。李克强的挫折,就是胡锦涛的挫折。李克强和胡锦涛对江泽民的耿耿于怀,将毫无疑问。从此,江泽民的主要精力,就是防范和对付李克强,或者类似李克强一样的人物,让其不得伸展大志。

从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到中央委员会,人事安排,似乎处处体现胡江两派的平衡。按常理,派系牵制、派系共治,具有一定的民主原理。然而,在中共那里,就连这个原理也走了样:并不是正常意义的派系制衡与监督,而是江系对胡系的制约与监视。“十七大”之前一度被热炒的“政改”和“民主”话题,明显遭到冷处理,这从一个侧面证明,江系人马的牵制作用,就是堵死政改,阻碍民主进程。

大概没有人能够料到,江泽民还有那么大的影响、那么大的能耐、那么大的劲头。没完没了的“垂帘听政”,在中国,依然看不到尽头。这是中国的悲剧,也是中共的不祥之兆。谁还敢预料?江泽民不再干政胡锦涛的第二个5年任期?乃至于,不再干政“十八大”?

与“十六大”政治局中地方大员过半的情形不同,“十七大”的政治局中,地方大员少于一半,应是胡温用心之处。大处隐忍,小处用劲,大概就是胡锦涛的最大功夫。但能否从此削弱地方主义、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窘境?尚有待拭目。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破空)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