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信良訪問北京,圖謀損害大陸民衆 (陳勁松)


2004-11-09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臺灣政界人士許信良近日訪問北京,受到大陸官方“高規格”接待。訪問中,許信良向大陸領導人提出:允許臺灣農產品免關稅進入大陸市場;阻止大陸農產品(於2006年之後)大量湧入臺灣。理由是,如果大陸農產品大量輸臺,將使“臺灣農民嚴重受傷”,給臺灣執政當局以攻擊大陸的藉口。

大陸“國臺辦”負責人陳雲林立即呼應許信良的要求,表示:北京將繼續奉行“政經分離”,不會因爲與臺灣政治上的紛爭,而改變對臺經貿政策。所謂對臺經貿政策,就是對臺灣“讓利”的政策。衆所周知,在兩岸政治癒走愈遠的情況下,北京無可奈何的最後一招是:以經濟爲紐帶,儘可能牽住臺灣。儘管偶爾也在臺灣選舉後,放出打擊“綠色臺商”的狠話,卻從來未敢兌現。

然而,許信良的說辭,是何等地不合邏輯?一方面要大陸農產品不得輸臺,另一方面卻要大陸無條件接納臺灣農產品登陸。爲了討好臺灣農民,竟要犧牲大陸農民,再造一個“劫貧濟富”的兩岸關係模式。尤其當前,中國農民正處於困難關頭:耕地面積降到歷史最低點,糧食產量大幅滑坡,城鄉差距空前拉大,農民收入捉襟見肘。加上,中國入世後,中國農業市場已經面臨世界廉價農產品的嚴重衝擊。

對大多數國家保持了貿易順差的中國大陸,唯獨在對臺經貿中,保持貿易逆差。今年頭8個月,這一貿易逆差就已經高達335億美元。形成兩岸貿易逆差,有兩個原因:一是臺灣限制相當部分大陸商品入臺;二是北京出於“統戰”的需要,刻意討好臺商。

按照世貿組織規定,臺灣將自2006年起,全面開放農產品進口。這正是消除大陸對臺貿易逆差的一大契機,許信良卻偏偏提出:避免大陸農產品入臺。這清楚地表明,許信良爲了自己當選,不僅圖謀損害大陸農民利益,而且肆意踐踏世貿組織規則。

爲了這項遊說,許信良特意組織了一個由臺灣省農會、縣農會、鄉鎮農會組成的21人“交流團”,表面上是爲了替臺灣農民說話,實際上是爲自己的競選造勢、拉票。其真正目的,是爲了在臺灣選舉中撈個立委席位,爲他自己頭上套一頂烏紗帽。

這是一個典型的政客,而且是近幾年臺灣政局演變中,一個“輸不起”的政客。一個曾經爲臺灣民主打拼的異議人士,一個曾經擔任“民進黨主席”的顯赫人物,當民主夢想成真時,僅僅因爲在民主程序和民主選舉中,屢屢敗北,從“不服輸”到“輸不起”,竟不惜拋棄信念,自毀清譽,乃至認賊作父。

就在不久前,許信良以“無黨籍”身份競選立法委員的造勢會上,公然懸掛鄧小平肖像,公開聲言他“推崇”鄧小平,意味着:這個曾經爲臺灣民主而呼喊的人,僅僅因爲在臺灣輸了選舉,就反過來,“推崇”鄧小平對大陸民主運動的血腥鎮壓,“推崇”鄧小平的“六四”大屠殺。許信良的變質與變節,使人們有理由懷疑,他當初參加民主運動的動機,究竟是爲了天下蒼生,抑或僅僅是爲了他個人?說得輕一點,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

許信良訪京,體現了兩岸無處不在的不對稱、不平衡、與不平等。諸如:許信良作爲一名在野的臺灣反對派人士,可以組團訪問北京,公開批評臺北;卻沒有任何居住大陸的反對派人士,可以組團訪問臺北,公開批評北京;許信良可以在臺北公開懸掛鄧小平的肖像,大陸人士卻不能在北京公開懸掛蔣經國的肖像;許信良公然提出損害大陸農民利益的非分要求,大陸人士卻不能發出維護大陸農民權益的正義呼聲;許信良能夠與大陸專制政權相溝通,大陸人士卻不得與臺灣民選政府打交道……

許信良宣稱“加速西進,一統中國”,與臺灣民進黨政府分庭抗禮;倒不知,許信良敢不敢在中國大陸呼籲民主,要求與大陸領導人公開競選,一決雌雄?

(以上是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陳勁松的評論)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