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数据:真假难辨 (陈劲松)


2004-12-22
Share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近期,国家统计局发布新规:从2005年1月1日起,各省不得再自行发布GDP数据,而由国家统计局统一发布。这项措施,也被称为“改革”。

这一所谓“改革”的背景是,许多年来,中央与地方的统计数据,始终不能合拍,差距甚至越来越大。年年都出现一个荒唐的现象:在中国出版的各种《统计年鉴》中,“一加一不等于二”,即,各省市的经济产值加起来,并不等于全国的总产值;同样,各市县的产值加起来,也不等于全省的总产值。

以2004年上半年为例,北京中央公布,全国的GDP是58773亿人民币,全国GDP,应该是各省市自治区GDP的总和。然而,31个省市自治区同一时期的GDP总和却是70273亿,比北京公布的58773亿多出11500亿,差距高达1/5;各省市自治区的GDP增幅,均是双位数,平均高达13.4%,比北京公布的9.7%,高出3.7个百分点。

如果北京公布的数据属实,则证明地方造假;如果地方公布的数据属实,则证明北京造假;事实上,双方都在造假。今年,北京的造假更甚于地方。因为,北京公布的产值,需要证明宏观调控政策“见效”,过热的经济得到相当程度的控制,中国经济有希望实现“软着陆”,等等。否则,以地方上两位数的增长率,如何向国际上交代?

最近到访澳门的国家主席胡锦涛,也不由自主地泄露了个中玄机,他透露,今年中国经济增长率仍将达到9.1%,与去年持平,间接承认宏观调控的失败,因为,原先的调控目标,是将经济增长率压缩到7%。

“宏观调控”受到各地官员的抵制,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其实,在此之前,各级官员为了各自利益或“政绩”的需要,谎报当地产值,早已非常普遍。对这一点,国内御用学者已经公开承认,并保守地估计,当地经济繁荣时,上报产值下调2%,目的是为了少交税;当地经济萧条时,上报产值上调2%,目的是为了夸大“政绩”。

中国经济数据,真假难辨,令世界头疼,让许多人摸不着头脑。无怪乎,就连最亲中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巴尔都完全不相信中方的统计数字,干脆不客气地下了个结论:在过去二十五年间,中国经济年平均增长率不可能达到8-9%,最多是6%,他说,亚洲“四小龙”以平均6%的速度连续增长了37年,从1960-1997,那就是世界上最好和最长的经济增长表现了。

此前,中国的统计资料分五级核算,中央、省、地、县、乡,一层层上报资料。每到10月份要报统计资料的时候,各乡干部都要请邻乡干部吃饭,互相打听对方要报多少。一般而言,既不能报得太高,也不能报得太低,太高,招风惹眼;太低,显得落后,如何上报,是一种“政治艺术”。 乡报到县,县报到省,省报到中央,层层虚报,误差越来越大。“官出数字,数字出官”,这也便是中国经济神话的由来。

这一回的所谓统计“改革”,等于是剥夺各地经济统计权力,一切收归中央,一切数据以北京公布的为准。实际上,这是一种倒退,为经济统计的进一步造假奠定基础。道理很简单,在既无监督、又无对比的情况下,谁能保证国家统计局数据的真实和准确?

在制度规范的国家,尤其法制健全的西方发达国家,不仅中央政府有一套完善的统计制度,各行政区域,即各省市、乃至于各镇各乡,都自有一套完善的统计制度。与此同时,还有独立于政府之外的统计系统,比如,民间研究所或资深财经刊物,或由经济权威人士组成的民间委员会,他们定期展开独立的经济统计,发布独立的统计报告。政府公布的经济数据,就建立在这种有对比、有监督的基础之上,经得起推敲和检验。非但如此,在这些国家,经济统计的频繁程度,甚至具体到每一个星期;经济统计的翔实程度,甚至具体到每一项。比如:某周领取失业救济的人数,其中增加或减少的人数,以及由此计算出的失业率,或失业率升降值。国家领导人的民意支持度,往往随着经济数据的高低而起伏,迫使其诚惶诚恐,居安思危,不断采取因应措施。

当今中国,任何一条政策调整或改变,几乎都被当局冠以 “改革”二字,给人的感觉,一切都在“进步”。事实上,有些改变,往好的方向发展;有些改变,往坏的方向发展;有些改变,则是“换汤不换药”。而所有这些东西,统统被美其名曰“改革”,不仅名不副实,而且鱼目混珠。此番所谓统计“改革”,就是明摆着的倒退。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

评论 (0)

查看所有评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