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改革,为何一再推倒重来?(陈劲松)

2004-12-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共高层将于近期召开“农村工作会议”,会上,将形成“农村工作纲要”,并作为2005年的“一号文件”,向全党发放。2004年初,中南海也曾以“三农”为题,发出“一号文件”。2004年,当局在部分省市布设“5年减免农业税”试点,据说,农业为此有一定起色,农产品价格上涨,让农民增收。2005年的“一号文件”,则可能推广这一减税政策。

连续两年的动作,都是建立在连年农业大滑坡的基础之上: 2004年,中国人均粮食拥有量下降到二十多年来的最低水平;农村耕地面积减少到历史最低点;一亿民工的1000亿工资遭拖欠;城乡差距加倍扩大;农村贫困人口反弹;与此相应地,农产品进口猛增,比上年同期大增187%,进口首次大于出口;首度出现农产品贸易赤字。从每年盈余43亿美元,滑落到陡现赤字37.3亿美元。

这一切,归咎于当局忽左忽右的政策摇摆。回想26年前,濒临崩溃边缘的中国经济,百废待兴。当局正是从农业入手,赵紫阳、万里等开明派在四川、安徽等地率先尝试农村改革,取得成效,为中国经济改革奠定良好开端。然而,没过多少年,当局便头脑发热,一味热衷于城市里的“面子工程”,官商勾结,趁机大捞大贪。农民、农村、农业则迅速沦为牺牲品。以至于26年后,中国农村改革,又要推倒重来。

岂止是这26年,事实上,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共便大搞农村“土改”,“打土豪,分田地,”并由此起家。不料,建立政权后,竟无情翻脸,将曾经分给农民的土地统统收回,名为“国有”,实际上成为当权者任意支配的最大“私有”。在其后的三十年间,为积累重工业,而消耗农业;为填充城市,而牺牲农村;为 笼络城镇人,而糟蹋乡下人。在粮食配给、票证配给、医疗、保健等社会福利方面,严格区别对待,户籍制度,其实就是界限分明、等级森严的歧视制度。公社化、大跃进,都使农民付出惨重代价,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因错误政策而酿成的经济崩溃,导致数千万农民被活活饿死.

半个多世纪的中国历史,就是中共政策反复无常的历史,中国农民命运起伏多折的历史。这便是人治的特征,或曰,人治的“厉害”。谁能说,再过二、三十年,中国农村改革不再推倒重来?如今,人治的一套依然如故,即便在花瓶般的立法机构“人大”、“政协”两会中,九亿农民的代言人也廖若星辰,近乎缺席。

在市政建设中,强行征地,并狠心克扣补偿费;在水利建设中,强制移民,并大肆贪污迁移费。贪官、奸商登峰造极的贪婪,早已使九亿农民的新仇旧恨堆积如火山,随时等待喷薄欲出。各地动辄爆发数万人、乃至十万农民的暴动,正是这一巨大社会仇恨的生动背景。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陈劲松)(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