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要烏賊 不要章魚 (劉曉竹)


2005-08-11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人活着就要選擇。世上有三種選擇:一是在好與壞之間選擇,二是在好與好之間選擇,三是在壞與壞之間選擇。第一種選擇容易,聰明的中國人在孃胎裏就決定了,比如都選擇錢多,不選擇錢少,都選擇佔便宜,不選擇喫虧等。至於第二種選擇,在好與好之間的選擇,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大多數人還沒有那麼奢侈,故這種“豐乳”與“肥殿”之間的選擇,我們可以忽略不計。剩下的就都是第三種選擇,也就是壞與壞之間的選擇,這種選擇可以說遍地都是,中國人天天要面對,比如在這個貪官與那個污吏之間,在白癡與愚蠢之間,在忍氣吞聲與遍體鱗傷之間,等等。

在壞與壞的選擇中,最痛苦的就是在“發展”與“穩定”之間拿捏,當然,領導們喜歡說好聽的,愛聽好說的,於是中宣部就把“發展”與“穩定”塗上蜂蜜,好像是好與好之間的選擇,當然這是表面文章,於事無補。冷酷的現實是,“發展”意味着失序,“穩定”意味着僵化,在“發展”與“穩定”之間拿捏,就是在失序與僵化之間選擇。我寧要失序,也不要僵化,爲什麼呢?因爲中國的國情是與其一靜,不如一動,所謂“樹挪死,人挪活”。畢竟中華文明已經僵化太久了,最需要一點活力,改革開放二十五年,中國好不容易有了一點活力,有些人就覺得受不了了。共產黨的精英太嬌嫩,風吹草動都是不穩定,一定要在睡袋裏才覺得安全,不管睡袋裏有多少臭蟲。

最近人們談論很多的醫療體制改革,其實也是壞與壞的選擇。過去搞衙門醫療,治死了不少人,是一大壞,於是搞市場醫療,但是,市場醫療也有市場醫療的問題,很多窮人從此看不起病了,是另一大壞。中國的衙門府是“有理沒錢別進來”,老百姓能容忍,不進去就是了;現在中國的醫院是 “有病沒錢別進來”,老百姓也能容忍,進不了醫院就去練“法輪功”。不過這樣一來,領導精英又受不了,怎麼能加重“法輪功”的負擔呢?怎麼辦?不如加重國家的負擔,不如加重納稅人的負擔,畢竟國家比較好管理,法輪功不好管理,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無論如何輪不到共產黨裏面的鐵公雞拔毛。都說是老百姓的“人命關天”,沸沸揚揚的,其實還是共產黨的江山社稷。明人不說暗話,共產黨是“明人”不錯,但還是喜歡說“暗話”。這一點我不喜歡。

中國人面臨着章魚與烏賊之間的選擇,衙門是章魚,市場是烏賊,從弊端上看,都不是好東西,烏賊的害處是放黑幕、攪渾水,章魚的壞處是讓人停止呼吸。但我寧要烏賊,也不要章魚,也就是說,在衙門弊端與市場弊端之間,我寧願要市場的弊端,也不要衙門的弊端。我認爲,公共醫療體制的改革不能走回頭路,不能再搞衙門經營,因爲那是死路一條。發展纔有生路,烏賊是壞,但這總比另一種壞要好一些,因爲被章魚纏身,就會變成一具殭屍。換句話說,市場化改革雖然導致了不少烏賊問題,但中國起碼有一口氣了,我擔心的是,回到那個衙門府,被章魚纏身,這口氣就玩完了。中華民族最大的智慧是活命哲學,在此可以派上用場。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