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造烦 知识分子造反 (刘晓竹)

2005-08-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平常百姓勤俭持家,劳动布的工作服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大概十年周期。当然,现在工作服的质量下降了,衣服还没有穿旧,不是跑线,就是穿洞,非要缝缝补补不可。这个“超前”情况类似共产党的领导,因为按照总设计师的设计,最高领导人是十年任期制,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邓小平还是勤俭持“党”的。胡温新政“新三年”转眼过去了,下面应该是“旧三年”,也就是“新政”变“旧政”,但这“旧三年”还没开局,事情就已经破绽百出,不能不缝缝补补了。有什么办法呢?质量普遍下降了,老百姓勤俭持家难做到,共产党勤俭持党也难做到。

其实,“胡温新政”新官上任三把火,烧三年,以今天的质量管理标准,已经算是很耐用了。不过这“执政为民”本来应该是大刀阔斧做的事情,不知怎么回事,搞来搞去搞成了“黄鼠狼娶媳妇――小打小闹”,老百姓没有得到多少实惠。不过话说回来,只要是“执政为民”小打小闹也很不错,怕就怕黄鼠狼变了心、另有所图,如热衷于“黄鼠狼给鸡拜年”,那老百姓可就遭灾了。“胡温新政”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呢?不是我刻意拿领导人的名号开玩笑,我认为“胡温新政”败就败在“胡”与“温”这两个字上。“胡”是胡主政务、中宣部胡闹的“胡”;“温”是温管经济,经济升温的“温”。

事情坏就坏在,中宣部胡作非为与经济升温,这两个事情相互作用,一起添乱。中国经济高增长,也高能耗,更高爆炸,以数字看,中国经济增长是个位数的,能源消耗是十位数的,而社会矛盾累积则是百位数的。有如此运动速度、如此能量、如此危险的东西,按理来说应该是巡航导弹。所以我们说,中国不是高风险社会,中国是高爆炸社会。这样一来,鸡毛蒜皮的小事就都不是小事了。最近中国东南闹油荒,中南海闹心慌,因为这是中国经济马失前蹄的先兆,当然不是小事。其实事情很简单,国际原油价格飞涨,汽油涨价是势在必行,全世界都是如此,美国汽油天天涨价,老百姓怨声载道,但不会有动乱。但在中国高爆炸的社会环境,就很难说了。共产党想涨也涨不起这个油价,一来汽车市场是拉动经济的杠杆,很多地区汽车工业占就业人口十分之一以上;二来老百姓不愿意,出租车司机不愿意。许多人好不容易买的起车了,现在搞得有车不能开,这还得了吗?油荒老百姓会闹,不油荒就要涨价,涨价了老百姓还是要闹。油老虎也是通货膨胀的猛虎,领导人感到骑虎难下,虽然说是经济过热的恶果,“温”出来的问题,但事到如今,也只好超载运行了。

老百姓憋着要闹事,这一点党中央很清楚,所以必须加强控制。怎么控制呢?中宣部一马当先,重新引进“左”的意识形态,强化层层拍马屁体制,如此一来,就把知识分子惹翻了。最近发生在《中国青年报》事情一点也不奇怪,实在说来,贺廷光、李大同都不是爱闹事的知识分子。但有什么办法呢?中宣部胡作非为,不把知识分子得罪完,不可能停止。这就是“胡”出来的问题,即胡纵容、中宣部胡闹。什么时候胡锦涛变成了林黛玉了?怕风怕雨怕人说话,也不能怕到这种程度吧?胡锦涛重用了马屁机制,希望把麻烦都留给下面人,意思是不要给领导添乱,结果如何?结果是少了小麻烦,多了大麻烦。如果胡锦涛身边都是李而亮、赵勇这样的马屁精,我看这个“乱”是添定了。以这种干部素质,我看胡锦涛很难达到“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十年执政目标。中宣部天天“造烦”,知识分子能不造反吗?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