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宣部造煩 知識分子造反 (劉曉竹)


2005-08-19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平常百姓勤儉持家,勞動布的工作服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大概十年週期。當然,現在工作服的質量下降了,衣服還沒有穿舊,不是跑線,就是穿洞,非要縫縫補補不可。這個“超前”情況類似共產黨的領導,因爲按照總設計師的設計,最高領導人是十年任期制,也是“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鄧小平還是勤儉持“黨”的。胡溫新政“新三年”轉眼過去了,下面應該是“舊三年”,也就是“新政”變“舊政”,但這“舊三年”還沒開局,事情就已經破綻百出,不能不縫縫補補了。有什麼辦法呢?質量普遍下降了,老百姓勤儉持家難做到,共產黨勤儉持黨也難做到。

其實,“胡溫新政”新官上任三把火,燒三年,以今天的質量管理標準,已經算是很耐用了。不過這“執政爲民”本來應該是大刀闊斧做的事情,不知怎麼回事,搞來搞去搞成了“黃鼠狼娶媳婦――小打小鬧”,老百姓沒有得到多少實惠。不過話說回來,只要是“執政爲民”小打小鬧也很不錯,怕就怕黃鼠狼變了心、另有所圖,如熱衷於“黃鼠狼給雞拜年”,那老百姓可就遭災了。“胡溫新政”爲什麼會走到這一步呢?不是我刻意拿領導人的名號開玩笑,我認爲“胡溫新政”敗就敗在“胡”與“溫”這兩個字上。“胡”是胡主政務、中宣部胡鬧的“胡”;“溫”是溫管經濟,經濟升溫的“溫”。

事情壞就壞在,中宣部胡作非爲與經濟升溫,這兩個事情相互作用,一起添亂。中國經濟高增長,也高能耗,更高爆炸,以數字看,中國經濟增長是個位數的,能源消耗是十位數的,而社會矛盾累積則是百位數的。有如此運動速度、如此能量、如此危險的東西,按理來說應該是巡航導彈。所以我們說,中國不是高風險社會,中國是高爆炸社會。這樣一來,雞毛蒜皮的小事就都不是小事了。最近中國東南鬧油荒,中南海鬧心慌,因爲這是中國經濟馬失前蹄的先兆,當然不是小事。其實事情很簡單,國際原油價格飛漲,汽油漲價是勢在必行,全世界都是如此,美國汽油天天漲價,老百姓怨聲載道,但不會有動亂。但在中國高爆炸的社會環境,就很難說了。共產黨想漲也漲不起這個油價,一來汽車市場是拉動經濟的槓桿,很多地區汽車工業佔就業人口十分之一以上;二來老百姓不願意,出租車司機不願意。許多人好不容易買的起車了,現在搞得有車不能開,這還得了嗎?油荒老百姓會鬧,不油荒就要漲價,漲價了老百姓還是要鬧。油老虎也是通貨膨脹的猛虎,領導人感到騎虎難下,雖然說是經濟過熱的惡果,“溫”出來的問題,但事到如今,也只好超載運行了。

老百姓憋着要鬧事,這一點黨中央很清楚,所以必須加強控制。怎麼控制呢?中宣部一馬當先,重新引進“左”的意識形態,強化層層拍馬屁體制,如此一來,就把知識分子惹翻了。最近發生在《中國青年報》事情一點也不奇怪,實在說來,賀廷光、李大同都不是愛鬧事的知識分子。但有什麼辦法呢?中宣部胡作非爲,不把知識分子得罪完,不可能停止。這就是“胡”出來的問題,即胡縱容、中宣部胡鬧。什麼時候胡錦濤變成了林黛玉了?怕風怕雨怕人說話,也不能怕到這種程度吧?胡錦濤重用了馬屁機制,希望把麻煩都留給下面人,意思是不要給領導添亂,結果如何?結果是少了小麻煩,多了大麻煩。如果胡錦濤身邊都是李而亮、趙勇這樣的馬屁精,我看這個“亂”是添定了。以這種幹部素質,我看胡錦濤很難達到“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的十年執政目標。中宣部天天“造煩”,知識分子能不造反嗎?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