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急需治理“三臭” (刘晓竹)

2005-09-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共产党最大的问题在于,精英自我调整的能力差,跟不上时代发展的脚步。用共产党的话说,就是上层建筑不能适应经济基础的需要,或生产关系不能不能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怎么办呢?有两个前景,一是让共产党统治适合中国发展的需要,一是让中国发展适合共产党统治的需要。不过这都不是什么好办法,因为前者意味着共产党要亡党,后者意味着中国要亡国。在亡党与亡国之间,胡锦涛也不容易,即使不是焦头烂额,起码也愁出一头白发了。当然,胡锦涛的白头发属于国家机密,外国人看不见,我们也不好枉自猜测。我的意思是说,胡锦涛犹疑徘徊,共产党体制问题积重难返,这里面有苦衷。很多人批评胡温改革“治标不治本”,其实共产党真能治一治“标”就已经很不错了,因为实际情况是,癌细胞已经扩散,什么是“标”什么是“本”根本就说不清,五脏六腑都在癌变,到哪里去治“本”呢?要治本,恐怕唯一的办法是找一棵歪脖树。

有鉴于此,我主张共产党丢掉幻想,全力治“标”,如总书记头发所启示的,即使不能去除白发,起码可以染成黑发,也不失为一种变通办法。大家知道,过去共产党员都是“英勇就义”的,今天共产党虽说腐败了,我看也可以“英勇”一点,不要窝窝囊囊的腐败,事到如今,共产党起码要拿出一点模样来,也就是说,共产党可以搞一次形象改造的革命,叫做治标革命。那么共产党应该怎么治标呢?我认为胡锦涛应该解决官僚体制的“三臭”问题,也就是,中共官僚体制上有口臭,下有脚臭,中间有马屁臭,这些问题实在影响共产党的形象。大家知道,在医院里,即使病入膏肓的病人也是要化一化妆,因为这关系到基本的人格,以及个人的尊严。三臭问题也关系到共产党的党格,以及共产党的尊严,故不能说不重要。

先说共产党的牙周炎问题,主要表现为中宣部口臭。中央宣传部门还没有开口说话,假大空的印象就栩栩如生了,全国上下,统一口径,官员一张口就让人恶心,老百姓避之不及,举国养成“口是心非”、“掩耳盗铃”的恶习,这怎么能行呢?想当年,毛主席一句话顶一万句,共产党说话也是掷地有声的,可现在共和党说话,不但没人听,而且一万句还顶不了“芙蓉姐”的一句话。中共有几十万宣传干部,要反省一下,是不是太臭了?湖南一个“超级女声”,就可以把你中央十几个台打得落花流水,是不是太不中用了?这是官场的第一臭。

官场的马屁臭,更不待言。在中国官场做官,上下左右到处都是马屁精,上有贺国强这样的大号马屁精,中有赵勇这样的中号马屁精,下有李而亮这样的小号马屁精。中宣部变成了马屁排放机制,中组部成了马屁精的培养机制,神州大地,屁流滚滚。古人云:久住鱼肆,不闻其臭,共产党官员或许不觉得,因为习惯成自然,但对于官场外的人而言,对老百姓而言,还是有碍观瞻的。希望共产党能打开窗子,多透一透风,不要关起门来拍、放马屁。这是官场的第二臭。

基层腐烂是中共官场的第三臭。其实,基层的问题很简单:脚步脚步,有“脚”就要迈“步”,如果爱“脚”不爱“步”,有“脚”无“步”,或故步自封,问题就大了。遗憾的是,领导人把注意力全放在保护脚趾头上,对党的基层组织重点加以保护,但却忘记了赶路。胡锦涛重视共产党的基层组织,我认为可以理解,因为总要先立足后走路嘛,但是胡锦涛的办法大大错误,因为用了小脚女人的办法,用又臭又长的裹脚布,包得严严实实,自我欣赏而已,结果不但不会走路了,而且脚气大发作,腐臭大发作。说起来是把不稳定的因素解决在基层,但实际上是加强对基层的裹脚布控制,这不但不能解决基层干部的腐败问题,而且裹脚布包得越紧,基层腐烂得越快。所以,在我看来,不如放开裹脚布,让基层的干部群众大胆试验,或许走出一条路来。总之,中国社会生态险象环生,治理“三臭”是当务之急,总书记的头发为我们提供了启示。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