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急需治理“三臭” (劉曉竹)


2005-09-01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共產黨最大的問題在於,精英自我調整的能力差,跟不上時代發展的腳步。用共產黨的話說,就是上層建築不能適應經濟基礎的需要,或生產關係不能不能適應生產力發展的需要。怎麼辦呢?有兩個前景,一是讓共產黨統治適合中國發展的需要,一是讓中國發展適合共產黨統治的需要。不過這都不是什麼好辦法,因爲前者意味着共產黨要亡黨,後者意味着中國要亡國。在亡黨與亡國之間,胡錦濤也不容易,即使不是焦頭爛額,起碼也愁出一頭白髮了。當然,胡錦濤的白頭髮屬於國家機密,外國人看不見,我們也不好枉自猜測。我的意思是說,胡錦濤猶疑徘徊,共產黨體制問題積重難返,這裏面有苦衷。很多人批評胡溫改革“治標不治本”,其實共產黨真能治一治“標”就已經很不錯了,因爲實際情況是,癌細胞已經擴散,什麼是“標”什麼是“本”根本就說不清,五臟六腑都在癌變,到哪裏去治“本”呢?要治本,恐怕唯一的辦法是找一棵歪脖樹。

有鑑於此,我主張共產黨丟掉幻想,全力治“標”,如總書記頭髮所啓示的,即使不能去除白髮,起碼可以染成黑髮,也不失爲一種變通辦法。大家知道,過去共產黨員都是“英勇就義”的,今天共產黨雖說腐敗了,我看也可以“英勇”一點,不要窩窩囊囊的腐敗,事到如今,共產黨起碼要拿出一點模樣來,也就是說,共產黨可以搞一次形象改造的革命,叫做治標革命。那麼共產黨應該怎麼治標呢?我認爲胡錦濤應該解決官僚體制的“三臭”問題,也就是,中共官僚體制上有口臭,下有腳臭,中間有馬屁臭,這些問題實在影響共產黨的形象。大家知道,在醫院裏,即使病入膏肓的病人也是要化一化妝,因爲這關係到基本的人格,以及個人的尊嚴。三臭問題也關係到共產黨的黨格,以及共產黨的尊嚴,故不能說不重要。

先說共產黨的牙周炎問題,主要表現爲中宣部口臭。中央宣傳部門還沒有開口說話,假大空的印象就栩栩如生了,全國上下,統一口徑,官員一張口就讓人噁心,老百姓避之不及,舉國養成“口是心非”、“掩耳盜鈴”的惡習,這怎麼能行呢?想當年,毛主席一句話頂一萬句,共產黨說話也是擲地有聲的,可現在共和黨說話,不但沒人聽,而且一萬句還頂不了“芙蓉姐”的一句話。中共有幾十萬宣傳幹部,要反省一下,是不是太臭了?湖南一個“超級女聲”,就可以把你中央十幾個臺打得落花流水,是不是太不中用了?這是官場的第一臭。

官場的馬屁臭,更不待言。在中國官場做官,上下左右到處都是馬屁精,上有賀國強這樣的大號馬屁精,中有趙勇這樣的中號馬屁精,下有李而亮這樣的小號馬屁精。中宣部變成了馬屁排放機制,中組部成了馬屁精的培養機制,神州大地,屁流滾滾。古人云:久住魚肆,不聞其臭,共產黨官員或許不覺得,因爲習慣成自然,但對於官場外的人而言,對老百姓而言,還是有礙觀瞻的。希望共產黨能打開窗子,多透一透風,不要關起門來拍、放馬屁。這是官場的第二臭。

基層腐爛是中共官場的第三臭。其實,基層的問題很簡單:腳步腳步,有“腳”就要邁“步”,如果愛“腳”不愛“步”,有“腳”無“步”,或故步自封,問題就大了。遺憾的是,領導人把注意力全放在保護腳趾頭上,對黨的基層組織重點加以保護,但卻忘記了趕路。胡錦濤重視共產黨的基層組織,我認爲可以理解,因爲總要先立足後走路嘛,但是胡錦濤的辦法大大錯誤,因爲用了小腳女人的辦法,用又臭又長的裹腳布,包得嚴嚴實實,自我欣賞而已,結果不但不會走路了,而且腳氣大發作,腐臭大發作。說起來是把不穩定的因素解決在基層,但實際上是加強對基層的裹腳布控制,這不但不能解決基層幹部的腐敗問題,而且裹腳布包得越緊,基層腐爛得越快。所以,在我看來,不如放開裹腳布,讓基層的幹部羣衆大膽試驗,或許走出一條路來。總之,中國社會生態險象環生,治理“三臭”是當務之急,總書記的頭髮爲我們提供了啓示。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