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人肚者得天下 (劉曉竹)


2005-09-09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有句老話,叫做“得人心者得天下”,這是孟老夫子的一句老掉牙的老話,在與時俱進的今天,孟老夫子這句話應該改爲“得人肚者得天下”。爲什麼這樣說呢?因爲共產黨貪污腐敗,地方官員爲非作歹,魚肉鄉里,無論從哪個方面看,都不能說是“得人心”的,但是共產黨仍然穩坐江山。爲什麼?因爲共產黨得了“人肚”,中國經濟以百分之九以上的高速度增長,實在說來,這也是不小的成績,因此,只要能繼續得“人肚”,共產黨執政應該沒有問題。

然而問題來了:從孔夫子開始,中國總有那麼一些知識分子、志士仁人,“心”氣太高,高到不夠重視“肚”的道理,在那裏進行道義上的奔走呼號,是不是太理想主義了呢?子曰:衣食足知榮辱。在中華文明還沒有腐敗的時候,孔夫子這話還是平實的,但在今天,就很難說了。因爲,對於一部分人來說,衣食足了,就真的足了,還要榮辱幹什麼?我是流氓我怕誰?當然,層次高一點的大款,衣食足了,下一個目標是娶小老婆,也輪不到“講榮辱”啊!共產黨說,中國國情特殊,不但教育程度低,人口素質也有待提高,故現階段人權首先是生存權,總先要喫飽飯吧。

不能說中國國情不特殊,但這特殊的國情實在很詭異,外國人更是摸不着頭腦。起碼目前階段,孔夫子的話要反過來,衣食無着,方知榮辱,也就是說,恰恰在衣食不足的地方,榮辱問題才顯得萬分重要,而那裏的老百姓也紛紛起來維護自身的權利與尊嚴,真正是“窮要面子”。一旦富了,反而不需要面子了,據說富人是隻要裏子的。這就是中國的國情:知識分子的“人心”隔着老百姓的“肚皮”,毛主席沒有說錯,知識分子脫離了工農大衆,難怪秀才造反三年不成?共產黨深諳“得人肚者得天下”的道理,當年就是在喫不上飯的地方造反起家的。中國人一旦喫不上飯了,要自由、爭民主,一呼百應,一切就順理成章。

知識分子把“得人心”放在“得人肚”之上,甚至喫不飽飯也要爭自由,也是順理成章的。其實,如果橫着比,中國知識分子的心氣並不比其他國家知識分子的心氣更高,恰恰相反,中國知識分子的豪放程度不但不能與美日歐等國知識分子相比,即使與一般第三世界國家(如埃及、墨西哥、土耳其、哥倫比亞等國)知識分子相比,似乎也要“低聲下氣”若干個數量級,尤其在政府面前,當然跟着政府的指揮棒發豪言壯語是另外一回事。都說是共產黨壞的事,我看不盡然,因爲古巴、越南、老撾、柬埔寨的知識分子,起碼在表面上,還是敢公開表達一點不同意見的,即使在前蘇聯與東歐國家也是如此。當然,中國的情況比北朝鮮要好,但北朝鮮是一個沒有知識分子的國家,兩者似乎缺乏可比性。

有鑑於此,說中國知識分子特別軟弱,或說中宣部特別強大,都講不通,似乎只能說,整個中國社會的“心氣”的水平偏低,叫做“水脾氣”,波瀾不興,故“水”落船低。換言之,如果老百姓是“水”,那麼知識分子就是在水上行“船”,下面的“水”逆來順受,上面的“船”焉能不順水推舟?從今天的情況看,不管貪官污吏如何盤剝,平頭百姓還是以“水”脾氣居多,當然這事也不能全怪共產黨,因爲歷朝歷代,“火”脾氣的差不多都殺光了,凡是有一點反骨的,或敢給領導提意見的,動不動被滿門抄斬,株連九族,相比之下,那些渾身媚骨的草包,往往更容易子孫滿堂,傳宗接代。這個情況,久而久之,不可能沒有一點基因淘汰的效果。今天中國知識界時不時跳出幾個有骨氣的讀書人,已經是奇蹟了,他們的反骨基因得以流傳至今,一定是祖上積了大德。

當然時代也在進步:過去皇帝“推出午門斬首”,現在共產黨“趕出國門流放”,不再搞滿門抄斬,株連九族,這是共產黨的一大進步,起碼爲中華文明保存了最後的一點脾氣,不妨說是一點元氣。正因爲此,纔有中國知識分子慢慢心氣越來越高,在太監文明的壓抑氣氛中徐徐上升,逐漸有了一點追求公義的清明氣象,畢竟,基因條件也在不斷改善嘛,而且平頭百姓有脾氣的人也越來越多了,雖然還不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脾氣,但從三腳踢不出一個屁,發展到兩腳就踢出一個屁來,也在進步,慢慢的,“水落船低”就會到“水漲船高”,中國就會從現在“得人肚者得天下”進入到“得人心者得天下”的境界,到了那一天,孟老夫子的話就可以再改回來。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