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在当代中国的三个特色 (刘晓竹)

2005-11-1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传统社会有个“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文化政策,人心不古,今天它有了一个翻版,叫做“胡黜百家,独尊马术”。根据最近国内媒体报道,《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下发以后,在全国实施了“马克思主义基础研究和建设工程”,乍一看还挺热闹。我觉得这个事情非常有趣,首先,它具有我们伟大的中国特色,其次,它具有伟大的共产党特色,第三,它具有伟大的胡锦涛特色。

什么是伟大的中国特色呢?就是在我们中国,不管什么事情都要搞一个中心,好像没有一个中心就不过瘾,就伟大不起来。因此,不但领导要有个领导中心,而且思想也要有个思想中心,理论就要有个理论中心。的确,现在中国的知识界有点七嘴八舌的,说什么的都有,这样一来,很多人心里就不踏实了,就想来统一思想。但往哪里统一呢?想来想去,还是老马识途,非马克思莫属。不过我们不妨想一想,为什么外国就可以没有什么一个中心呢?而且好像没有这个中心,不但没有问题,反而非常生动活泼,非常有思想文化与理论创新的能力。英国人口不多,用两百年搞出来的东西,比人口众多的中国,用两千年搞出来的东西还要多,还要好。自秦始皇以来,中国搞过不少中心,到头来还不都是一个中心,一潭死水?中国真正的好东西是在没有中心的春秋战国时期搞出来的。

为什么这个“马克思工程”具有伟大的共产党特色呢?这是因为,马克思主义与共产党的统治方式相结合就是三个字:假、大、空。其实,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学说理论,并不是没有它的合理性的内核,但到了共产党与中宣部的文化太监手里,合理的东西也变成不合理了,活的东西也会被弄死。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任何一种活的思想理论都离不开自由。马克思的思想理论的产生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自由,它在当时最自由的英国产生的,并不是偶然的。反过来说,没有了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的环境,马克思主义就是个死东西,所有我说,中国没有马克思,只有冒充马克思的僵尸。

再来看这个胡锦涛特色,就更有趣了。胡锦涛先生是团干部里面学马列出身的,又是清华工程系毕业的,于是就把这“学马列”与“搞工程”结合了起来,结果就是这个“马克思工程”。实在说来,马克思要是当年有你胡锦涛半点工程匠的味道,资本论肯定是写不出来的。孔子要是个工程匠,就去搞都江堰了,就不是孔老夫子了。事实上,古今中外,用搞工程的办法来发展思想理论的,我还没有见过搞出点什么名堂来的。

胡锦涛要继续学马列,我认为不是不可以,其实给中宣部这些文化太监们一点事情做,整理不了国故,整理一点“马”故,并不是坏事,起码比他们天天搞思想文化上的打砸抢要好一些。而且,马克思主义有它的合理性因素,但问题是,一有政治权力在那里点金成土,马克思主义里面的理性精神就不见了,而非理性因素就要泛滥成灾。在上个世纪中,第一次泛滥成灾是在俄国发生的,叫做斯大林主义,第二次泛滥成灾是在中国发生的,叫做毛泽东极左,第三次是在柬埔寨发生的,叫做红色高棉。为此,这些国家都分别付出了上百万、上千万人的生命代价,今天,正好是中国马克思主义同志自我检讨、自我批判、自我反省的时候。

但首先要有言论自由与思想自由,否则的话,这个“马克思工程”就是假名假式,大而无当,空洞无物,也就是假大空不可救药。在现代社会,人类的精神生活越来越多元,思想越来越自由,这个趋势谁也挡不住,谁也压不住。除非你胡锦涛要带领中国回到信息封闭的时代,搞罢黜百家,独尊“马”术,而且还要焚书坑儒,杀一批自由派,关一批知识分子。我看胡锦涛先生即使有这个贼心,未必有这个贼胆,胡锦涛搞文化专制还不够格,至于凑上几个马列主义老头、老太太,弄上几个无才无学的后生,拿出来几千万的民脂民膏,唱一出戏,过一把瘾,能有什么用呢?在这批捞油水的假马克思主义者当中,能出几个像样的人才呢?我看还是不要打马克思的主意了,不要胡思乱想了,我觉得没有用,还是老老实实改革开放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