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思主義在當代中國的三個特色 (劉曉竹)


2005-11-18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傳統社會有個“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文化政策,人心不古,今天它有了一個翻版,叫做“胡黜百家,獨尊馬術”。根據最近國內媒體報道,《中共中央關於進一步繁榮發展哲學社會科學的意見》下發以後,在全國實施了“馬克思主義基礎研究和建設工程”,乍一看還挺熱鬧。我覺得這個事情非常有趣,首先,它具有我們偉大的中國特色,其次,它具有偉大的共產黨特色,第三,它具有偉大的胡錦濤特色。

什麼是偉大的中國特色呢?就是在我們中國,不管什麼事情都要搞一箇中心,好像沒有一箇中心就不過癮,就偉大不起來。因此,不但領導要有個領導中心,而且思想也要有個思想中心,理論就要有個理論中心。的確,現在中國的知識界有點七嘴八舌的,說什麼的都有,這樣一來,很多人心裏就不踏實了,就想來統一思想。但往哪裏統一呢?想來想去,還是老馬識途,非馬克思莫屬。不過我們不妨想一想,爲什麼外國就可以沒有什麼一箇中心呢?而且好像沒有這個中心,不但沒有問題,反而非常生動活潑,非常有思想文化與理論創新的能力。英國人口不多,用兩百年搞出來的東西,比人口衆多的中國,用兩千年搞出來的東西還要多,還要好。自秦始皇以來,中國搞過不少中心,到頭來還不都是一箇中心,一潭死水?中國真正的好東西是在沒有中心的春秋戰國時期搞出來的。

爲什麼這個“馬克思工程”具有偉大的共產黨特色呢?這是因爲,馬克思主義與共產黨的統治方式相結合就是三個字:假、大、空。其實,馬克思主義作爲一種學說理論,並不是沒有它的合理性的內核,但到了共產黨與中宣部的文化太監手裏,合理的東西也變成不合理了,活的東西也會被弄死。爲什麼這樣說呢?因爲任何一種活的思想理論都離不開自由。馬克思的思想理論的產生的第一個條件就是自由,它在當時最自由的英國產生的,並不是偶然的。反過來說,沒有了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的環境,馬克思主義就是個死東西,所有我說,中國沒有馬克思,只有冒充馬克思的殭屍。

再來看這個胡錦濤特色,就更有趣了。胡錦濤先生是團幹部裏面學馬列出身的,又是清華工程系畢業的,於是就把這“學馬列”與“搞工程”結合了起來,結果就是這個“馬克思工程”。實在說來,馬克思要是當年有你胡錦濤半點工程匠的味道,資本論肯定是寫不出來的。孔子要是個工程匠,就去搞都江堰了,就不是孔老夫子了。事實上,古今中外,用搞工程的辦法來發展思想理論的,我還沒有見過搞出點什麼名堂來的。

胡錦濤要繼續學馬列,我認爲不是不可以,其實給中宣部這些文化太監們一點事情做,整理不了國故,整理一點“馬”故,並不是壞事,起碼比他們天天搞思想文化上的打砸搶要好一些。而且,馬克思主義有它的合理性因素,但問題是,一有政治權力在那裏點金成土,馬克思主義裏面的理性精神就不見了,而非理性因素就要氾濫成災。在上個世紀中,第一次氾濫成災是在俄國發生的,叫做斯大林主義,第二次氾濫成災是在中國發生的,叫做毛澤東極左,第三次是在柬埔寨發生的,叫做紅色高棉。爲此,這些國家都分別付出了上百萬、上千萬人的生命代價,今天,正好是中國馬克思主義同志自我檢討、自我批判、自我反省的時候。

但首先要有言論自由與思想自由,否則的話,這個“馬克思工程”就是假名假式,大而無當,空洞無物,也就是假大空不可救藥。在現代社會,人類的精神生活越來越多元,思想越來越自由,這個趨勢誰也擋不住,誰也壓不住。除非你胡錦濤要帶領中國回到信息封閉的時代,搞罷黜百家,獨尊“馬”術,而且還要焚書坑儒,殺一批自由派,關一批知識分子。我看胡錦濤先生即使有這個賊心,未必有這個賊膽,胡錦濤搞文化專制還不夠格,至於湊上幾個馬列主義老頭、老太太,弄上幾個無才無學的後生,拿出來幾千萬的民脂民膏,唱一齣戲,過一把癮,能有什麼用呢?在這批撈油水的假馬克思主義者當中,能出幾個像樣的人才呢?我看還是不要打馬克思的主意了,不要胡思亂想了,我覺得沒有用,還是老老實實改革開放吧。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