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应对禽流感的三个薄弱环节 (刘晓竹)

2005-12-0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禽流感威胁着全人类,更威胁着中国。应该肯定,这一次胡温政府在应对禽流感的措施方面,有了很大的进步,比上次非典显得更为成熟了。但是,这远远不能说已经万无一失。事实上,中国应对禽流感所面临的制度上的薄弱环节,更加突出了,因此形势比其他国家也更为严峻。

首先,政府体制还存在着薄弱环节。禽流感一旦发生,防治的第一个要素就是时间与效率,但中国的官僚体系什么都有,但就是没有效率,许多官员搞贪污腐败,吹吹拍拍,非常有能力,但一要他办正事,就没有能力了。中国从上到下,一共有五个政府层次,下情上达从来就不顺畅,而上情下达更是层层节流。长期的专制体制导致各级官员故步自封,占山为王的心态很重,乡镇长喜欢在一乡一镇一手遮天,县长喜欢在一个县一手遮天,直至最高领导人喜欢在中国一手遮天。当然,有上次非典的教训,最高领导人意识到这个事情是不能一手遮天了,所以才有公开与透明的进步。

依此类推,胡温要求下级政府做到公开与透明,但是,就像国际社会要求中国最高领导人做到公开透明是非常难的一件事一样,从中央到地方一级一级往下压,也是很困难的。此外,各个部会之间不通气,难以协调,也是一个挑战。禽流感需要商业部,农业部,卫生部等各个部会的协调作战,但是官僚体系习惯于各自为政,各自争功,即使在中央或国务院层级能协调合作,也不等于下面能协调合作。

第二个薄弱环节是假冒伪劣所造成的后遗症。先说市场的假冒伪劣:中国能避免病禽食品在市场上流通吗?我看很难。假酒假药不就是屡禁不止吗?好在假酒假药没有传染病的问题,一次只能害一个人,但假鸡假鸭就没有那么便宜了。在我看来,市场的假冒伪劣现象与政府执政作风的假冒伪劣,其实是互为表里的。政府说一套做一套早就深入人心,假大空早已经习惯成自然了。这样,在禽流感到来的时候,老百姓可以从不信任市场,迅速转移到不信政府,这中间几乎没有距离。空前的三信危机,是专制体制长期积累下来的后果。在政府不可能控制信息流通的情况下,这就意味着规模性的社会恐慌,而规模性的社会恐慌意味着社会基本秩序崩溃的风险。

第三个薄弱环节是民间社区的自我组织能力先天不足,这也是专制体制长期由政府包办一切的直接后果之一。在中国,没有政府的强制行为,一切都瘫痪,连街上的红绿灯都会失效,而政府功能一旦弱化,中国社会就面临着崩溃的危机。然而问题是,政府的能力在于救护车效应,对于少数病人可以应付,但大规模的瘟疫一旦发生,救护车是调度不过来的。在这种情况下,就要靠民间的自我组织,进行资源的有效调配,这一点极其重要。换句话说,政府的能力可以做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但在八方有难时,就要束手待毙了。这个时候,民间与社区的相互支援,协调有序,就是抗病救灾的关键因素。然而共产党的一党专制对民间自我组织长期压抑,无情打击。这是中国社会比其他国家社会要脆弱的地方,中国社会没有宗教组织,社会公益与慈善组织,以及社区组织的依托。

总之,胡温政府除了要想到如何围堵禽流感,这一点当然很重要,也要准备好禽流感大面积流行情况下的紧急应对方案,因为有了上述体制的薄弱环节,这才是真正的危险所在。它不但意味着政府管理体制的崩溃,而且还意味着中国社会的基本秩序的崩溃。我希望小里小气的胡锦涛先生,这一次能从大处着眼,能从长计议。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