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容道上的胡锦涛 (刘晓竹)

2005-12-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大家可能还记得胡温新政开局的时候,那就好像是当年曹操率八百万大军下江南,气势如虹,可转眼之间三年过去了,今天的胡锦涛已经败走华容道了,后面有追兵,前面有埋伏。怎么会搞到这种地步?总结起来,我认为原因有三条。

第一条,胡锦涛不该蔑视天下的读书人,鼓动中宣部搞极左搞过了头,整肃知识分子整过了头。胡锦涛在内部又讲话又布置,说什么要打一场无硝烟的战争,彻底打垮自由派知识分子,然而问题是,中国的知识分子都是自由派的。这是毛泽东几十年整知识分子,整出来的结果,说穿了就是一口污气。按理说,读书人没有找你胡锦涛的麻烦就算不错了,你却偏要跟他们过意不去。胡锦涛还真想学毛泽东吗?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凭你这两把刷子就会让知识分子噤若寒蝉?对不起,中国的知识分子已经不是1957年的知识分子了,他们也不是1967年的知识分子了。

第二条,胡锦涛不该蔑视中国的老百姓:以一种施舍的架势,高高在上的样子,说要给老百姓解决问题,说要给民工追讨工钱等等,口惠而实不致,以为老百姓就会因此感恩戴德了?这是太小看老百姓了。

第三条,也是最根本的一条,胡锦涛不该蔑视了政治的基本规律。过去共产党蔑视经济领域的基本规律,吃了大亏,现在胡锦涛蔑视政治领域的基本规律,也不能不受惩罚。古今中外的政治规律只有一条,这就是人心的向背。胡锦涛太迷信共产党的官场规律了,把人心向背视为虚名,而只认共产党内部的权力运作的黑箱规律,在黑箱子里面拼命算计,拼命抓权,结果怎么样?聪明反被聪明误啊。

中国历史上,贪官少的时候,老百姓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等到贪官遍地都是,比蝗虫还要多的时候,反也反不过来了,老百姓就只好跟皇上来计较了。今天中国有三千多个县,冤假错案遍地都是,地方上根本没有说理的地方。怎么办?我认为,老百姓要把所有的帐都拿到北京去算,到胡锦涛那里去讲理,请党中央想办法解决司法腐败的问题。这是老百姓的基本权利,几千年都是这样的,宪法也保障老百姓的上访权利。如果一个县去一百个人到北京上访,这就是三十几万人。有三十几万人到北京来讲理,我看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因为你非解决不可嘛。

共产党领导人常说,中国现阶段不适合民主,要慢慢来,这是共产党自己娇惯自己。我认为,共产党既然能适应市场经济,也就能适应民主政治。不错,大姑娘上轿总有这头一次,难当然有难处,但总不能拖到七老八十,有困难也要自己想办法克服,实在不行的话,就只好赶着鸭子上架。民主政治,一是让老百姓说话,二是领导人要接受监督。

胡锦涛作为最高领导人,尤其要接受监督,这是中国人用鲜血得出来的教训。1959年庐山会议,毛泽东明明知道自己大跃进决策有错误,但就因为最高领导人不能认错,就非要把为民请命的彭德怀打下去。如果当时不允许毛泽东有这个坏毛病,那么六十年代初,中国就可以少饿死三千万老百姓。这是三千万条人命啊。

今天,松花江污染案,明明是最高决策过程出了问题,导致沿江老百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了十天的毒水。我认为,出了问题没关系,接受教训,改了就好,但绝对不能文过饰非、官官相护,更不能遮遮掩掩找替罪羊。五九年毛泽东那一次文过饰非,不是制造了三千万饿殍吗?今天的松花江污染案绝不能让它重蹈覆辙,因为这个事情不说清楚,或放了水,将来可能就是三千万的癌症患者,我们不能等中国崛起成一个癌症国之后,再来想办法。

不是我危言耸听,生活在黄河、长江、珠江水域的中国人,有几亿人口,那里官污勾结,已经导致不少沿江流域的癌症村了,地下水污染比比皆是,这些国内外都有报道。总之,松花江污染案之后,胡锦涛还在文过饰非、捂盖子,这个毛病不能姑息原谅,而姑息原谅了就是对中华民族的犯罪。所以华容道上,要喊一声:休要走了胡锦涛!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