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容道上的胡錦濤 (劉曉竹)


2005-12-08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大家可能還記得胡溫新政開局的時候,那就好像是當年曹操率八百萬大軍下江南,氣勢如虹,可轉眼之間三年過去了,今天的胡錦濤已經敗走華容道了,後面有追兵,前面有埋伏。怎麼會搞到這種地步?總結起來,我認爲原因有三條。

第一條,胡錦濤不該蔑視天下的讀書人,鼓動中宣部搞極左搞過了頭,整肅知識分子整過了頭。胡錦濤在內部又講話又佈置,說什麼要打一場無硝煙的戰爭,徹底打垮自由派知識分子,然而問題是,中國的知識分子都是自由派的。這是毛澤東幾十年整知識分子,整出來的結果,說穿了就是一口污氣。按理說,讀書人沒有找你胡錦濤的麻煩就算不錯了,你卻偏要跟他們過意不去。胡錦濤還真想學毛澤東嗎?以爲自己是個什麼東西?憑你這兩把刷子就會讓知識分子噤若寒蟬?對不起,中國的知識分子已經不是1957年的知識分子了,他們也不是1967年的知識分子了。

第二條,胡錦濤不該蔑視中國的老百姓:以一種施捨的架勢,高高在上的樣子,說要給老百姓解決問題,說要給民工追討工錢等等,口惠而實不致,以爲老百姓就會因此感恩戴德了?這是太小看老百姓了。

第三條,也是最根本的一條,胡錦濤不該蔑視了政治的基本規律。過去共產黨蔑視經濟領域的基本規律,吃了大虧,現在胡錦濤蔑視政治領域的基本規律,也不能不受懲罰。古今中外的政治規律只有一條,這就是人心的向背。胡錦濤太迷信共產黨的官場規律了,把人心向背視爲虛名,而只認共產黨內部的權力運作的黑箱規律,在黑箱子裏面拼命算計,拼命抓權,結果怎麼樣?聰明反被聰明誤啊。

中國歷史上,貪官少的時候,老百姓只反貪官,不反皇帝,等到貪官遍地都是,比蝗蟲還要多的時候,反也反不過來了,老百姓就只好跟皇上來計較了。今天中國有三千多個縣,冤假錯案遍地都是,地方上根本沒有說理的地方。怎麼辦?我認爲,老百姓要把所有的帳都拿到北京去算,到胡錦濤那裏去講理,請黨中央想辦法解決司法腐敗的問題。這是老百姓的基本權利,幾千年都是這樣的,憲法也保障老百姓的上訪權利。如果一個縣去一百個人到北京上訪,這就是三十幾萬人。有三十幾萬人到北京來講理,我看什麼問題都解決了,因爲你非解決不可嘛。

共產黨領導人常說,中國現階段不適合民主,要慢慢來,這是共產黨自己嬌慣自己。我認爲,共產黨既然能適應市場經濟,也就能適應民主政治。不錯,大姑娘上轎總有這頭一次,難當然有難處,但總不能拖到七老八十,有困難也要自己想辦法克服,實在不行的話,就只好趕着鴨子上架。民主政治,一是讓老百姓說話,二是領導人要接受監督。

胡錦濤作爲最高領導人,尤其要接受監督,這是中國人用鮮血得出來的教訓。1959年廬山會議,毛澤東明明知道自己大躍進決策有錯誤,但就因爲最高領導人不能認錯,就非要把爲民請命的彭德懷打下去。如果當時不允許毛澤東有這個壞毛病,那麼六十年代初,中國就可以少餓死三千萬老百姓。這是三千萬條人命啊。

今天,松花江污染案,明明是最高決策過程出了問題,導致沿江老百姓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喝了十天的毒水。我認爲,出了問題沒關係,接受教訓,改了就好,但絕對不能文過飾非、官官相護,更不能遮遮掩掩找替罪羊。五九年毛澤東那一次文過飾非,不是製造了三千萬餓殍嗎?今天的松花江污染案絕不能讓它重蹈覆轍,因爲這個事情不說清楚,或放了水,將來可能就是三千萬的癌症患者,我們不能等中國崛起成一個癌症國之後,再來想辦法。

不是我危言聳聽,生活在黃河、長江、珠江水域的中國人,有幾億人口,那裏官污勾結,已經導致不少沿江流域的癌症村了,地下水污染比比皆是,這些國內外都有報道。總之,松花江污染案之後,胡錦濤還在文過飾非、捂蓋子,這個毛病不能姑息原諒,而姑息原諒了就是對中華民族的犯罪。所以華容道上,要喊一聲:休要走了胡錦濤!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