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文治武功到哼哈二將 (劉曉竹)


2006-01-12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中國歷史上的皇帝都是講究“文治武功”的,如果能讓後人說他“文武之道,一張一馳”,那就是最高的讚譽了,至於他“文治”在哪裏,“武功”到何方,後人也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難有定論。比如,共產黨的開國皇帝毛澤東的武功“武”到了三八線,文治“文”到了四人幫,也算厲害,前者死了二十多萬志願軍,後者整了一百多萬“走資派”,所謂“知我罪我”,毛澤東死前就自我感覺不好了。

作爲共產黨的繼任皇帝,鄧小平先是廢了正統的王儲華國鋒,接下來的文治武功,“武”到了老山前線,“文”到了改革開放。實在說來,鄧小平是共產黨裏面的一個異數,基本上靠篡黨奪權上臺,他的改革開放,說穿了就是改掉共產黨、革掉毛澤東、開窗透口氣,放進資本家,不過呢,這一招還真靈驗:哪裏少了共產黨,哪裏的人民得解放,哪裏清除了毛澤東,哪裏的百姓不受窮。所以,我認爲鄧小平的“文治”還是可以肯定的,但武功乏善可陳,至於後來竟然“武”到了天安門廣場,就荒唐了。

等到江澤民先生繼承大位,文治武功自然比鄧小平差了一截,但也不是沒有,武功“武”到了臺灣海峽,兩顆飛彈打過去,雖然是空彈,但還是敢放兩顆的,後來美國人炸了南斯拉夫大使館,就又“武”到在美國大使館,飛雞蛋、放磚頭。如此一來,將來史書記載,就不能說江澤民一點武功沒有。至於文治方面,江澤民倒是沒有篡黨奪權,而是退而求其次,腐黨維權,也就是腐化共產黨,維護特權。這一招也還靈驗,資本家入黨了以後,的確增加了共產黨政權的穩定性。

說到胡錦濤先生,三年前繼承了大位,是老江一手扶上去的,直至今天,仍然在前朝舊臣的環伺下做了一個“胡阿斗”,不容易啊。當然,這文治武功的事情就更不容易了。先說這武功吧,不知怎的,都轉變成“內”功了,不但槍口一致對內,連雞蛋都飛不出去了。可惡的小泉參拜靖國神社,上海的學生與市民一抗議,還沒有嚇着日本人,倒先嚇着了胡錦濤先生。這不就是“動亂”的萌芽嗎?於是這武功就“武”到了上海的人民廣場,讓愛國憤青們不但“悲憤”,而且有“喫糞”的感覺。接下來揮師南下,小胡又“武”到了廣東的汕尾,據說僅“朝天鳴槍警告”了一下,在“煙霧”暮靄中,村民們就狼狽逃竄了,而上千武警圍住一個小小的村莊,機槍坦克伺候,廣播喇叭喊話,也是在體現毛主席的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的軍事思想。

再看胡錦濤先生的“文治”,也很了得。一個“先進性”讓全國人民都傻了眼,不知今昔是何年,接着就是整肅大小報,收拾讀書人,也算是抖了一把,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現在看起來,雞年的確達到了“雞飛”的目的,估計狗年也能實現“狗跳”的目標。當然,現在胡錦濤先生的文治武功還在“初級階段”,不知將來怎麼發展,更不知史書將來怎麼記載,不過我希望,胡錦濤先生還是見好就收吧,因爲實在不好意思,這“文武之道”已經從“一張一馳”,蛻變成“一哼一哈”了,就好像是老百姓過年門上的哼哈二將,哼唧的這一位是中宣部,哈呼的這一位是國保武警,這樣哼哈下去,恐怕就不是“雞飛狗跳”那麼簡單了,逼急了,讀書人也要飛檐走壁,而老百姓也要跳牆了。那就不好收拾了,對不對?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