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拜年 (劉曉竹)


2006-02-07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新春佳節,胡錦濤先生跑到延安去訪貧問苦,是紅鼠狼給雞拜年。也許是我的偏見,這個人我就是看不慣,該做的事情他不去做,能做秀時他就去做秀。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六十四天是殺雞喫雞的日子,官員魚肉鄉里,“胡”不作爲,有一天給雞拜年,做做樣子,還要“錦”上添花,大事抄作。這是什麼意思?好像是說:老百姓做牛做馬是不夠的,還必須感恩戴德地做牛做馬纔行,否則就不能凸顯胡先生的執政能力。這是我第一個看不慣。

在苛政猛於虎的時代,老百姓被宰割而不能說話,這種時候你去農家炸年糕,就好像殺了人還要去家裏炸人肉丸子。不管你用延安精神做包裝,還是用西安精神做包裝,人肉丸子還是人肉丸子。不管是紅鼠狼還是黃鼠狼,都是喫人肉丸子的,但用延安精神裝扮出來的紅鼠狼比那一般的黃鼠狼還要惡劣幾分,因爲還要來假招子,還要假慈悲一番。這是我第二個看不慣。

此外,胡錦濤先生推崇的延安精神是有問題的,它曾經造就了共產黨的一言堂:一個領袖,一個主義,一個政黨。延河水養育了毛澤東這隻紅鼠狼,但那時候延安還沒有腐敗,但是,今天的延河水已經被污染了,變成了臭水溝,如此一來,這延安精神就很可怕,因爲它是一言堂加腐敗,讓老百姓難以消受。以胡錦濤先生的烹調技術,延安精神必定從政治調料變政治毒藥,進一步毒化中國的政治文化。這是我第三個看不慣。

但大家看得慣看不慣畢竟是小事,中國的和平崛起、老百姓的生存權益是大事,爲此,我希望胡錦濤先生在共產黨的延安精神之外,引進一點國民黨的西安精神。歷史上,國共第一次合作是針對北洋軍閥,第二次合作是針對日本鬼子,都是在國家民族的危機時刻,今天中國也面臨着轉型的危機,動亂的危機,我認爲國共也可以第三次合作,可以把中國的政治轉型與國家統一作爲一件事情來做,叫做雙喜臨門。

不過從種種跡象看,胡錦濤先生不是一個痛痛快快的人,而是一個條條框框的人,不過胡先生條框到延安精神,用老掉牙的老調子來苟且偷安,也讓人始料不及。這不就是南宋小朝廷的心態嗎?稍微讀一點中國歷史就會知道,在王朝末代,那些亡國之君都特別熱衷於“祖宗之法”,而且,越是個驢糞蛋,表面越光。明朝的那個末代皇帝動不動就搬出祖宗之法,慈禧太后也喜歡拿努爾哈赤來說事。今天胡錦濤先生喜歡拿毛澤東來說事,動不動就延安精神,難道是共產黨氣數已經到了?還是胡錦濤昏庸無能?這要大家來判斷。

總之,中國社會要轉型,不是胡錦濤能擋得住的。其實對於共產黨來說,早轉型比晚轉型要好,主動轉型比被動轉型要好。今天胡錦濤先生要同志們發揚延安精神,煞費苦心,但我認爲於事無補。這就好像多幾個辮子張勳救不了大清國,多幾個延安精神的衛道士也救不了共產黨。人們說共產黨腐敗不可救藥,我並不這樣看,自由民主可以讓共產黨脫胎換骨,但是話說回來,如果共產黨的腐敗,配合了胡錦濤的無能,那共產黨就真的沒救了。腐敗加無能,恐怕天皇老子也救不了。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