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胡锦涛“八荣八耻”四点看法 (刘晓竹)

2006-03-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最近胡锦涛总书记在政协讲了“八个为荣、八个为耻”,这是继“先进性”以来的最新发展,我觉得非常有意思。以前我常说,胡锦涛先生是假招子治国,今天看起来,这个“假”字说得不够全面,要修正一下。应该说,胡锦涛很可能是发自真心的,也就是他自己是相信共产党的这一套道德说教的。胡锦涛选择在这个场合讲这番话,看起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中宣部在全国大造舆论,恐怕也是有备而来。对这个事情,我有四个观察。

第一,我觉得这是共产党沉沦的一种回光返照,是一种内在的心理反弹,不能一概否定。不过话也要说清楚,这是人性的曲折反射,不是直接发光。越是在青楼妓院、八大胡同里面讨生活的人,越是爱讲清高贞洁,喜欢说什么出于污泥而不染。那些在八大胡同外过正常生活的人,反而没有这么罗嗦了,也不会对荣耻观这么敏感。难道不是吗?换上布什或其他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在这么重大的场合,也来教训国人应该如何知荣耻,就一定会很奇怪的。中国国情特殊,胡锦涛可以“八大胡同谈八卦”,我们不否定你的“八荣八耻”,希望你也不要否认自己的“八大胡同”。

第二,人的荣耀在于人性的伟大,这既是说出来的,也是做出来的。老百姓津津乐道“杜十娘怒沉百宝箱”的故事,因为深陷八大胡同,杜十娘把她的人性伟大,生生给做出来了,所以有荣耀。相形之下,其他的“一娘”到“九娘”,不能说她们没有人性的伟大,但没有做出来,故不足论也。我希望胡锦涛先生的荣耀与伟大,是做出来的荣耀与伟大。比如说“以热爱祖国为荣”这一条,去年上海的学生抗议小泉参拜靖国神社,无非表达爱国热情,请就不要粗暴地镇压他们,即使他们认识上有差距,起码可以讲道理,为什么要动粗呢?再说“以背离人民为耻”这一条,广东的贪官污吏在汕尾开枪射杀老百姓,这件事做得不对,很不光彩,能不能请胡锦涛先生,在适当的时机、以适当的形式,表示一点不好意思。

第三,领导人的道德优越,往往与领导人的道德优越感不是一回事。我们希望,胡锦涛先生是真正的道德优越,而不是道德优越感。在共产党里面,毛泽东的道德优越感最强,远远超过了他的道德优越,邓小平的道德优越感不强,但道德仍然比毛泽东优越得多。毛泽东说,要做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这话讲的好不好,当然好,但做得到吗?很显然做不到。毛泽东不但不高尚,也不纯粹,整死了不少人,饿死了不少人,不能算有益于人民,而且,根据毛泽东私人医生李志绥的回忆,趣味好像也不怎么高。在一个专制的、没有言论自由的国家,最高领导人的道德优越感越强,就会越武断,而老百姓就越容易遭灾,国家就越容易蒙难。所以,我希望胡锦涛总书记多学邓小平,少学毛泽东,不要自我优越感。不妨这样想:假如你胡锦涛现在是一个县委书记,是不是就一定很廉洁呢?是不是一定比其他三千个县委书记做得更好呢?

第四,胡锦涛强调要教育广大干部群众、青少年树立“八个为荣、八个为耻”的荣辱观,我觉得地点、对象不对,模糊了焦点。比如“好逸恶劳”、 “违法乱纪”、“骄奢淫逸”等,难道是广大群众、青少年的问题吗?即使广大群众与青少年想“好逸恶劳”一下,想“骄奢淫逸”一把,他们有这个条件吗?所以胡锦涛所讲的,应该是共产党的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的问题,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明说呢?用不着拿青少年来说事。退一步说,如果青少年的荣耻观有问题,那也是腐败无能的父母官给带坏的。胡锦涛总书记应该在中共中央全会大讲这“八荣八耻”,以整顿吏治,可那时候你不讲,现在却到政协来讲这番话,是不是有点奇怪呢?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