爲孩子,希望胡說真話、溫講寬容 (劉曉竹)


2006-03-28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最近觀察法國學生的街頭抗議活動,可以叫做“青春期革命”,因爲大都是些年青人,仍在學校,或剛剛進入社會。表面上看,事情的起因好像是工作權利等利益問題,但歸根到底是身份認同的需要,年輕人要展開自己的翅膀,飛向屬於自己的藍天。其實,在中國也是一樣的,只是那裏的年輕人壓抑更多,扭曲更大,代溝更深,羅網更密,因之,一場中國式的青春期革命正在悄悄降臨,一旦有引子就會爆發出來,其政治能量恐怕會遠遠超過法國。

這個能量從哪裏來呢?我認爲有三個主要來源。其一是失業問題。據國內媒體報道,2006年中國勞動力供大於求1400萬,其中高校畢業生達450萬人,也就是說失業的畢業生人數將再創新高。這些是中共自己公佈的數字,隱性的大學畢業生失業的問題恐怕更嚴重。年輕人的前途未卜必然導致不安全感,與焦慮相結合,這就是能量。

其二是理想與現實的落差。一來是斯文掃地,二來是錢袋縮水。現在中國的大學生面臨着一個“低工資時代”,國內有報道說,今年大學畢業生的起薪點將比去年降低22%左右,真是豈有此理。全世界沒有這樣的事情,經濟在突飛猛進,科技在日新月異,但大學生的文憑卻越來越不值錢。這與他們從小學到大學的辛苦學習、付出的青春年華與努力,太不成比例了。

其三是獨生子女。現在的大學畢業生大都是獨生子女,父母的希望,自己的抱負,個人的優越感,這些孩子的壓力實在太大了。然而,現實對他們太不公平、太殘酷了。過去中國人說,沒有學問無法見爹孃,現在他們有了學問,卻更無法見爹孃了。綜觀中國歷史,應該說他們是這個民族最講個性的一代人,自我意識最強,但遺憾的是,卻生活在一個不講個性、壓抑個性的時期。古代的秀才可狂、可狷,紅衛兵還有個造反的事情可煥發青春,人窮的時候還有個天真爛漫。他們呢?從小被課程壓着,考試壓着,精神沒有宣泄的渠道,靈性沒有發展的空間。

總之,失業、落差、獨生子女這三個東西,就是一硝二磺三木炭,加在一起就是火藥。我覺得社會對他們應該有更多的關愛,更多的理解,光靠父母是不夠的,胡錦濤那個“八榮八恥”更是不着邊際。其實,人活着總需要抓牢什麼東西,青年更是如此,當物質的富裕成爲海市蜃樓,精神的渴求反而更強烈。在某些國家,宗教提供一種取代物質繁榮的選擇與希望,引導得當,也可以成爲另一種追求。在中國,可惜沒有這個東西,連愛國這麼一件好事,當權者也能把它搞成假大空,搞成心胸狹窄,倒胃口啊。難怪有那麼多的“憤青”,真不該怪他們。

魯迅曾經講:救救孩子。但今天的中國,社會風氣日下,瀰漫着貪腐的氣味,到處靠關係門路,無非權錢交易,因此,上一代的人救救自己還差不多,更遑論救救孩子了。所以,我覺得魯迅的話要改一下,改成尊敬孩子。什麼叫做尊敬?就是兩條原則:一要講真話,不要假模假式的,二要寬容一點,不要小肚雞腸。這兩條希望從中共領導人做起,特別是從胡錦濤、溫家寶做起,叫做胡說真話,溫講寬容。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