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构主义的共产党 (刘晓竹)

2006-04-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西方有个解构主义,中国也有。西方的解构主义是学院版的,中国的解构主义是政党版的。共产党就是解构主义的。难道不是吗?共产党上台以后,先是解构了传统文化,以毛泽东思想与党文化取而代之,然后解构了中国的社会生态,以人民公社解构农村,以工商业改造解构城市。现在是共产党解构主义的第三个阶段,这就是共产党的自我解构。共产党解构共产党,是大卸三块。为什么说是大卸三块呢?我没有什么理论,我只是从字面上来解读的,也就是把共产党这一个词,读成三个字,也就是说,共产党大卸三块,一块是“共”,一块是“产”,一块是“党”。

第一,“共”是共同体的“共”,共命运的“共”,也就是说,共产党的一部分将分化解构出来,成为未来中国共同体的一部分,与中国老百姓的命运密不可分。共产党有七千多万党员,我认为绝大部分都属于这个的命运共同体。这就像大清国垮了以后,绝大部分满族人都属于中华民族的命运共同体一样。事实上,这部分共产党不但赞成改革开放,而且站在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上,在为民主与法制的富裕社会而努力,我觉得温家宝代表这个“共”字。

第二,“产”是财产的“产”,资产的“产”,也就是说,共产党的一部分将分化解构出来,从土八路摇身一变,成为新兴的有产阶级。这部分共产党与中国的命运共同体的关系如何,端要看他们自己的选择了。如果他们选择与老百姓一道建立民主与法制,那么他们就是这个共同体的一部分。如果他们抗拒民主与法制,那么他们就是这个共同体的敌人。不过我的判断是,绝大部分的“产”会与时俱进,顺应民主与法制的历史潮流,成为中国的命运共同体中的建设性力量。我认为曾庆红代表这个“产”字。

第三,“党”是党棍的“党”,一党专制的“党”,也就是说,共产党的一部分将分化解构出来,变成一块赘肉,成为中国命运共同体上的肿瘤。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防止这块赘肉发生癌变,因此要尽早清除之。显而易见,这些人不愿意接受民主与法制,对继续改革开放有抵触。实在说来,他们也是三个代表,亦即代表落后的假大空的党文化,代表贫困的公有制经济,代表一党专制的少数人利益。我认为胡锦涛是个“党”字的候选代表。

为什么说胡锦涛是“候选代表”呢?因为,起码那些极左势力希望胡锦涛作为他们的代表,组织一个还乡团来对改革开放进行反攻倒算,但胡先生自己似乎还没有拿定主意,虽然他表露了有这个贼心,但还没有证明他有这个贼胆。我看他未必有。

总之,解构主义有两层意思:一是大卸八块,二是零敲碎打。共产党现在已经大卸三块了,需要大家在这个基础上零敲碎打。首先,我们要支持这一“共”,继续改革开放,建设民主与法制的富裕社会。老百姓怎么支持?我认为,如果你那里没有民主,就去北京上访,如果你那里没有法制,就去北京上访。上访合情合法合理,老百姓要用自己的脚来支持。其次,要团结这一“产”,你已经化公为私了,现在要化私为法,纳入民主与法制的轨道,否则就要清算你。第三,要切除这一“党”,叫做乱棒打“党棍”,劈头盖脸,哪里出头就在哪里打,一点也不客气。争取在十年之内,完成共产党解构主义的历史任务,让中华民族的命运共同体步入一个新的发展天地。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