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主義的共產黨 (劉曉竹)


2006-04-06
Share

(特約評論文章只代表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西方有個解構主義,中國也有。西方的解構主義是學院版的,中國的解構主義是政黨版的。共產黨就是解構主義的。難道不是嗎?共產黨上臺以後,先是解構了傳統文化,以毛澤東思想與黨文化取而代之,然後解構了中國的社會生態,以人民公社解構農村,以工商業改造解構城市。現在是共產黨解構主義的第三個階段,這就是共產黨的自我解構。共產黨解構共產黨,是大卸三塊。爲什麼說是大卸三塊呢?我沒有什麼理論,我只是從字面上來解讀的,也就是把共產黨這一個詞,讀成三個字,也就是說,共產黨大卸三塊,一塊是“共”,一塊是“產”,一塊是“黨”。

第一,“共”是共同體的“共”,共命運的“共”,也就是說,共產黨的一部分將分化解構出來,成爲未來中國共同體的一部分,與中國老百姓的命運密不可分。共產黨有七千多萬黨員,我認爲絕大部分都屬於這個的命運共同體。這就像大清國垮了以後,絕大部分滿族人都屬於中華民族的命運共同體一樣。事實上,這部分共產黨不但贊成改革開放,而且站在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上,在爲民主與法制的富裕社會而努力,我覺得溫家寶代表這個“共”字。

第二,“產”是財產的“產”,資產的“產”,也就是說,共產黨的一部分將分化解構出來,從土八路搖身一變,成爲新興的有產階級。這部分共產黨與中國的命運共同體的關係如何,端要看他們自己的選擇了。如果他們選擇與老百姓一道建立民主與法制,那麼他們就是這個共同體的一部分。如果他們抗拒民主與法制,那麼他們就是這個共同體的敵人。不過我的判斷是,絕大部分的“產”會與時俱進,順應民主與法制的歷史潮流,成爲中國的命運共同體中的建設性力量。我認爲曾慶紅代表這個“產”字。

第三,“黨”是黨棍的“黨”,一黨專制的“黨”,也就是說,共產黨的一部分將分化解構出來,變成一塊贅肉,成爲中國命運共同體上的腫瘤。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要防止這塊贅肉發生癌變,因此要儘早清除之。顯而易見,這些人不願意接受民主與法制,對繼續改革開放有牴觸。實在說來,他們也是三個代表,亦即代表落後的假大空的黨文化,代表貧困的公有制經濟,代表一黨專制的少數人利益。我認爲胡錦濤是個“黨”字的候選代表。

爲什麼說胡錦濤是“候選代表”呢?因爲,起碼那些極左勢力希望胡錦濤作爲他們的代表,組織一個還鄉團來對改革開放進行反攻倒算,但胡先生自己似乎還沒有拿定主意,雖然他表露了有這個賊心,但還沒有證明他有這個賊膽。我看他未必有。

總之,解構主義有兩層意思:一是大卸八塊,二是零敲碎打。共產黨現在已經大卸三塊了,需要大家在這個基礎上零敲碎打。首先,我們要支持這一“共”,繼續改革開放,建設民主與法制的富裕社會。老百姓怎麼支持?我認爲,如果你那裏沒有民主,就去北京上訪,如果你那裏沒有法制,就去北京上訪。上訪合情合法合理,老百姓要用自己的腳來支持。其次,要團結這一“產”,你已經化公爲私了,現在要化私爲法,納入民主與法制的軌道,否則就要清算你。第三,要切除這一“黨”,叫做亂棒打“黨棍”,劈頭蓋臉,哪裏出頭就在哪裏打,一點也不客氣。爭取在十年之內,完成共產黨解構主義的歷史任務,讓中華民族的命運共同體步入一個新的發展天地。

(自由亞洲電臺特約評論員劉曉竹)

評論 (0)

查看所有評論.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