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的两头驴(刘晓竹)

2006-07-14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从太平洋彼岸观察中国,比较突出的印象是海峡两岸的两头驴现象。这两头驴一头是胡锦涛,一头是陈水扁。我把海峡两岸的领导人比喻为驴,绝对没有不敬的意思,而是说,驴能忍辱负重而且很卖力气。从好的方面看,这两个人的品德操守都没有大问题,都在自己所秉持的意识形态的轨道上卖力拉车。所不同的是,胡锦涛这头红驴拉的是一党专制的战车,阿扁这头绿驴拉的是台独的战车。埋头拉车原本是一种本分,但我关心的是两车相撞的问题。虽然时下台湾海峡风平浪静,但是这两个人拉车的方向却有撞车的可能,故不能不论。

为什么越往下拉车,撞车的可能性会越大呢?说到底是黔驴技穷的先天条件决定的。中国成语“黔驴技穷”是说那驴的手段,乍看上去很吓人,但虚有其表,等到都使出来了,看看不过如此,终究要让老虎吃掉。从手段上看,小胡这头红驴和阿扁这头绿驴,与慈禧太后十分相似。慈禧太后也有黔驴技穷的一个过程,具体说来就是三招:亲民牌、正统牌与民粹牌。这三张牌打出去了以后,大清国的气数也就尽了。

第一招是“亲民牌”,如同黔驴在老虎面前叫板,引吭高歌。慈禧太后的亲民牌叫做“体恤民苦、与民同乐”,在我看来是最上乘的,起码那个京剧是如此。其次是阿扁的绿色叫板,叫做“台湾之子”,从“全民健保”到扮演“圣诞老人”,也还不错。最差的是胡锦涛这头红驴,从“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到“窑洞里面包饺子”,格调上差一点,但意思总算到了。

第二招是“正统牌”,一般是在“亲民牌”失效以后,如同黔驴在老虎面前转身亮相,大义凛然。慈禧太后转身亮相是罢黜戊戌变法的康梁,杀七君子,幽禁光绪帝,说一声“祖宗之法不能变”,很是大义凛然。再看阿扁这头绿驴,说一声“海峡两岸一边一国”,无非要确立自己在台独阵营中的正统地位,也算冠冕堂皇。说到小胡,农民工的工钱都讨不回来,还算什么亲民呢?于是就来一个转身亮相,也很生动,叫做“先进性”教育,如此一来,满朝文武就数小胡最正统了。最近,小胡发表了重要的“七一讲话”。我当时人在北京,耐着性子把这个实况转播看完,我当时是一个感觉、一个结论,感觉是这个人就是中国假大空的总源头,结论是,这第二招“正统牌”算是利空出尽了。

第三招是“民粹牌”,学名叫做“极端民族主义”,这是最险恶的一招,如同黔驴的尥蹶子,那是真踢人啊。老佛爷被逼得没有办法了,才出此凌厉的下策,叫做“义和团运动”,内收民心,外抗强权,结果是内忧外患一起来了,大清国一命呜呼。再看阿扁,下一步大概也要出这张牌了,叫做“台南义和团”,无非是刺杀马英九、台独起事之类,让内忧外患一起来,台独从此一命呜呼。替小胡着想,往下似乎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惟有“愤青义和团”可以一用,不妨大闹一场,闹到内忧外患一起来,共产党也要一命呜呼了。

我认为,这黔驴技穷的三段论好像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你不让他们闹是不可能的。清朝该立宪它偏不立宪,绿朝该民族它偏不民族,红朝该民主它偏不民主,大概是气数快要到了吧。不过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清朝有中国人口做底线,绿朝有民主做底线,红朝有经济发展做底线,所以中国翻不了船。即使红朝战车撞上了绿朝战车,我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因此闹就让他们去闹吧。红与绿搅和在一起是黑颜色,看起来中国还要黑一把,但愿这只是黎明前的黑暗。之后,自由民主的曙光将照耀神州大地。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