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大应该改什么?(刘晓竹)

2006-07-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共产党的最大问题是与中国脱节,胡锦涛的最大问题是与共产党脱节。为什么说共产党与中国脱节了呢?因为中国改革开放了二十几年,整个社会变了,所以不能用套马的鞍子来栓汽车。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共产党因循守旧了二十几年,搞来搞去还是老一套的管理办法,如此一来,一边是老气横秋的共产党,一边是生机勃勃的中国,如果硬要捆绑夫妻,再以家庭暴力来维持,那就既不般配也不和谐,更难以长久。难怪现在闹离婚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点不奇怪。

实在说来,共产党现在最需要的是一点青春活力,最忌讳在老气横秋之上,再来一个死气沉沉的领袖,叫做雪上加霜。这样一来,这个党就更没有希望了,党内生活更枯燥乏味了。难道不是吗?稍微鲜活一点的东西,胡锦涛完全不能提供,而陈芝麻烂谷子的东西,共产党仓库里已经堆积如山了,胡锦涛还要不厌其烦地大量供应。这就好像是那些没有效益的国企一样,专门生产那些市场不需要的、供销不对路的东西。这就是胡锦涛与共产党的脱节。

有鉴于此,七千万中共党员希望在十七大有一点新的起色,起码开成一个焕发青春的大会。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十七大很可能不是开成一个倚老卖老的大会,就是开成一个倚小卖老的大会。倚老卖老是说江泽民的旧部倚老卖老,继续推销老一套的东西,倚小卖老是说胡锦涛的团派依傍着小胡来卖老,继续推销老一套的货色。前者是换汤不换药,后者是换药不换汤,总之,该唱完的老调子永远唱不完。这样“胡”搞下去,我看用不着别人唱衰共产党,有胡锦涛这样的乐队指挥,共产党自己就把自己唱到坟墓里面去了。

因此为共产党计,我认为十七大应该有三点改变。首先,十七大要贯彻党政分家。胡锦涛要继续担任总书记,当然可以,但应该考虑辞去国家主席的职务。把这两个职务分开,有利于增加共产党的活力,有利于增加中国的活力,有利于消除上面讲的两个“脱节”。现在的情况是,胡锦涛先生占着茅坑不拉屎,自己做不了什么事情,却妨碍着别人做事情,自己没有能力开创改革开放的新局面,却妨碍着别人开创改革开放的新局面。从十七大筹备就可以看出来,胡锦涛喜欢搞集权与复旧,不喜欢搞民主与革新,喜欢在党内高层搞黑箱作业,不喜欢直接面向广大党员干部。

第二,十七大要注入一点民主的活力。共产党应该向东边的国民党学习,现在国共两党都是小白脸主政,但是海峡那边的小白脸马英九比较有声有色,这边的小白脸胡锦涛比较苍白无力,原因就是民主。当然,如果东边的国民党不能学,也可以学习南边的越南共产党。不久前,越共推进党内民主,搞各级领导人的差额选举,加强了中央委员会对政治局与书记处的监督,在中央全会上实行质询制度,都是很好的尝试。我希望胡锦涛先生提前公布十七大的政治报告草案,允许党内外的公开讨论与辩论,广泛吸收广大党员群众的智慧,不要闭门造车。

第三,十七大可以多一点开放透明。自从继承大位以来,胡锦涛先生犯了几次小肚鸡肠的毛病,希望不要再沾染龌龌龊龊的毛病。比如,在干部选用制度上,老的不是不应该退休,新人也不是不可以提拔,但退休要退休得清清楚楚,提拔要提拔得明明白白。现在的情况是,干部的选拔任命都是黑箱作业,不明不白,不清不楚,看起来像是私相授受,一个“胡”字了得,这怎么能行呢?中央委员以及重要领导职务应实行差额选举,采取不记名投票,过程公开,信息透明,让老百姓知道情况。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