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对朝政策的三大失误 (刘晓竹)

2006-07-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胡锦涛办外交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册封”朝鲜,摆出大共产党干部册封小共产党干部的架势,现在看起来,何其迂也。两年前,胡锦涛在内部讲话中声称,朝鲜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并且下令关闭了发表批评朝鲜文章的《战略与管理》杂志,现在看起来,何其混帐也。不过在当时,大家或许没有料到,胡锦涛纠集古巴、越南、朝鲜等搞共产国际俱乐部,是十分认真的,更没有想到,他还要在这个小小的“四人帮”的俱乐部里面,再搞一个“先进性”小组,叫做“胡金”二人转,把“古公”与“越公”都看傻眼了。

其实,胡锦涛先生左瘾偶尔发作,红杏偶尔出墙,无伤大雅,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今天朝鲜的情况非常糟糕,明摆着是中国和平崛起之路上的一个定时炸弹。将来有一天,朝鲜或许成为中国身边的“约旦河西岸”,严重威胁中国的安全利益,那么,胡锦涛就是始作俑者,罪责难逃,这一条现在必须讲清楚。讲清楚了,或许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具体而言,胡锦涛对朝路线有三大失误。

首先,胡锦涛错误地把“朝核危机”当牌打,是自不量力。把朝鲜当一张牌来打,以对付美国与西方,我认为可以理解,也不是完全不能做,但必须有限度。这个限度就是,你要能控制手中的牌,而不是让它变成自己身上的包袱,甚至变成自己软肋上的定时炸弹。胡锦涛显然没有能力控制金正日发展核武器,有鉴于此,朝核危机你就不能当牌来打。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当年毛泽东把阿尔巴尼亚当牌打,对付苏联,但他有控制牌的能力与手段。胡锦涛没有这个能力与手段,钱花得不算少了,有什么用呢?冤大头而已。美国也把台湾当牌打,但是美国基本能控制住台湾的底线,这就是一个中国的原则。陈水扁如果不听话,美国可以把限制他、牵制他、甚至换人来做。胡锦涛有这个能力与手段吗?

第二,胡锦涛错误地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金正日的“篮子”里,实为不智,后果堪忧。实在说来,金正日对胡锦涛这种的假马列、假共产、假先进根本就是看不起的,叶公好龙,胡公好马,在金氏看来,一丘之貉也。为什么要听你的?金正日再闹下去,日本趁机政治崛起,军事崛起,核武器在中国周边扩散,再有上百万难民涌入中国,“约旦河西岸”枪声大作,中国的和平发展的外部条件将毁于一旦。胡锦涛与独夫民贼共舞,与虎谋皮,奈何不了日本、美国,不得其利,反受其害,搞得里外不是人,是专制主义的一“利”障目,不见泰山也。

第三,胡锦涛在对朝政策中错误地强调过时的意识形态,搬起极左的石头,砸了自己的右脚。显而易见,在对朝政策上,胡锦涛没有坚持三个代表的原则精神,首先忽视了朝鲜人民的根本利益,为那个饿死二百万人的错误的政治路线背书,其次是忽视了以南方为代表的朝鲜民族的先进文化,最后是与金正日共谋,扼杀朝鲜的生产力,使朝鲜人民饥寒交迫,长期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胡锦涛对朝外交,只看一人,罔顾百姓,只玩短线,不看长久,小人心态也。总之,没有促进朝鲜走上改革开放的道路,却用中国人民的民脂民膏去扶植了一个独夫民贼,这不但为朝鲜动乱埋下了种子,也为中朝未来交恶写下了伏笔。

但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为中国国家利益计,胡锦涛应该立即调整对朝战略,为此有上、中、下三策。上策是胡锦涛做掉金正日,扶植朝鲜改革开放的政治力量,在理性与健康的基础上,在三个代表思想的指导下,重新塑造中朝关系。中策是胡锦涛与金正日分道扬镳,公开划清界限,一如布什在台独问题上与陈水扁划清界限一样,这起码把危险与损失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下策是胡锦涛将错就错,继续玩“胡金”二人转,然后再准备反目成仇,中朝交恶,上演一部共产国际内部的“祸起萧墙”。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