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的半个君子,半个小人 (刘晓竹)

2006-08-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从胡锦涛先生登上大位以来,基本上是以三“小”治国。一是小恩小惠,给嗷嗷待哺的老百姓一点甜头。二是任用小人,谁会拍马屁、谁听话就重用谁。三是小肚鸡肠,不让知识分子说话,凡是不同的声音,即使你不反对我也不行,一律要关、停、整。三年下来,诺大的国家被治理得小鼻子小眼的,十四亿中国人被治理得鸦雀无声,都是为了配合这位小里小气的胡锦涛。起码这三年,中国没有与时俱进,而是与“胡”俱进了,改革开放跌进了胡紧套,一个“小”字了得。

那么,胡锦涛是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小人呢?我认为还不能这样说,充其量胡锦涛只是半个小人,此外还有半个君子。当然,他的半个小人的伎俩与手段,大家都看得很清楚,毋庸赘言。但他的半个君子则鲜为人知,换言之,他有三怕。我的理论根据就是孔子说的“君子有三畏”。第一条是畏天命,第二条是畏大人,第三条是畏圣人之言。有了这三个“怕”,在我看来,胡锦涛先生仍不失为“半个君子”。

首先,胡锦涛畏天命。什么是天命呢?古人云,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胡锦涛这第一怕的就是怕老百姓,所谓人心向背,流水无情。怎么能不怕呢?孔子说: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共产党最伟大的小人就是毛泽东,无视天命,惟我独尊,叫做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老百姓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中国差点被开除了球籍。胡锦涛有这一畏,也是共产党的一种进化,老百姓的一种造化。胡锦涛爱讲“和谐社会”,我看是怕出来的,无非怕老天爷反目,老百姓造反。

第二,胡锦涛畏大人。什么是大人呢?凡有权有势、有财有力、有勇有谋的,或控制不住的,都是大人,胡锦涛统统怕,都不敢得罪。在胡锦涛的眼里,美国是大人,日本是大人,台湾的老百姓是大人,香港人若争取到民主也是大人,当然,管不住的地方诸侯与利益集团也是大人,这些人胡锦涛都得罪不起。胡锦涛能得罪的,惟有奴才,包括官场中的腐败奴才,以及知识分子中的御用奴才。奴才们越是奴颜婢膝,胡锦涛越是要从严治理,要他们做更奴才的奴才,叫做“先进性”。有鉴于此,不少奴才们开始觉悟了,也要维护自己权利,争取上升到“大人”的地位。如此一来,胡锦涛就要“科学发展观”了,换句话说,如何把各方神圣的利益摆平,这是胡锦涛最大的“科学”。

第三,胡锦涛畏圣人之言。什么是圣人之言呢?说到底就是良心话,就是大实话,古往今来,圣人都是讲良心话的,讲大实话的,久而久之,变成人们认同的公理与真理,叫做“天理良心”。胡锦涛先生很怕啊,这个东西发扬光大了,再得到老百姓的认同,不但胡锦涛没的混了,腐败党也没的混了。因之,对付圣人之言,胡先生有三个办法,一是消灭讲真话、善思考的人,让人人都沽名钓誉,让大家都人云亦云,二是封锁消息,用垃圾新闻占领人们的有限头脑,三是“自主创新”,不断制造假大空。

由此观之,这“半个君子”与“半个小人”在胡锦涛身上高度地统一了起来,蔚为大观,也就是说,没有那“半个小人”的胡作非为,就不至于有这“半个君子”的担惊受怕,同样,没有这“半个君子”的三怕,胡锦涛也不至于使出那么多“半个小人”的伎俩与手段。人们都说半瓶子醋难办,很有道理,在今天的中国,君子变小人容易,小人变君子也不难,但如果是半个君子、半个小人,这就比较麻烦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