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与军工联合体 (刘晓竹)

2006-08-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八十年代以来,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为中国军队的现代化提供了良好条件,这不仅仅是财政上的支持,更是一种制度转轨的诱导。也就是说,在和平以及对外开放的情况下,解放军逐渐走出自我封闭的小系统,开始与发达国家的国防管理体制进行交流,这对中国国防现代化意义重大。此外,在市场经济的推动下,中国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军工联合体。在江泽民时期,这个体系初具规模,从科研到生产,从军事训练到武器装备成军等,有了一定的内部分工与协调能力。当然问题也不少,主要是旧的管理体制跟不上。

有鉴于此,中国的军事系统正处在国防现代化的大门口,其成败关键是这个方兴未艾的军工联合体的管理制度的改革,其他的都是枝杈末节。但自从胡锦涛主持军队以来,种种迹象显示,这个改革进程正在大打折扣。胡锦涛治军有三个特点,一是政治治军,二是外行治军,三是闭门造车。在某种意义上,胡锦涛的这几招臭棋正在自毁共产党的钢铁长城,这的确让我觉得不可思议。

首先,政治治军的底蕴是以控制军队为核心目标来治理军队,也就是不把军队作为抵御外敌的国防工具,而作为应付国内政治需要的政治工具,古今中外,这个治军思路产生了无数毫无战斗力的军队。在这方面,中国宋朝的军队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外战外行,内战内行,根本就不能担任保卫乡土的任务。另一个例子是二次世界大战前的苏联红军。在此期间,斯大林整肃异己,也是大搞政治治军,把苏联红军的战斗力降低到前所未有的低水平,帮了希特勒的大忙。二战中,苏联约四分之一的人口伤亡,这个惨重的代价,斯大林的治军路线要负主要责任。

从种种迹象看,胡锦涛也在搞政治治军。比如,他强调的不是军队的现代化而是古董化。难道不是吗?最近,胡锦涛组织政治局集体学习,内容是红军长征的回顾与思考。在我看来,只有怀旧式的回顾,没有实事求是的思考。因为,如果有思考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红军长征的故事,与现代战争条件以及现代化军事体制,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当然,老八路的精神不是一无是处,但是它对军工联合体的管理完全没有用处,也是事实。现在,该出台的管理体制出不来,该进行体制创新进行不下去,只看到胡锦涛一个人在那里空转,过左瘾,贻误军机也。

其次,以控制为核心来治理军队,组织路线必然是任人唯亲,必然是外行管理内行,中国军队在这方面很不透明,外界知之甚少,但是,胡锦涛拼命抓内务、抓作风,很有点像清末的摄政王载沣。载沣这个人自以为是正义的化身,心胸狭窄而好抓权,不懂装懂,喜欢瞎指挥,没多久,就把从李鸿章到袁世凯搞起来的军工联合体,搅合得七零八落,大清国原有的一点国防现代化成绩和家底,也被搞得荡然无存。如此一来,大清国哪里有不亡的道理?胡锦涛是不是共产党的载沣?我看有几分神似。

胡锦涛把假大空那一套搞到军队里面来,强化意识形态灌输,难道是要做第二个林彪吗?然而,这套“政治挂帅”或“政委挂帅”并不能解决如何管理军工联合体的制度问题,反而让刚刚起步的依法治军的尝试胎死腹中。当然,军队的腐败不是不应该反,关键是怎样反,以及如何以此促进国防现代化,然而胡锦涛自作聪明,以为可以做到在新形势下的创新,其实是闭门造车,而且越造越离谱,连林彪都不如。胡锦涛这样胡闹下去,我看早晚会把军队搞乱,这为未来军工联合体的尾大不掉,为武人干政、乱我中华,埋下了伏笔。这个罪过可就大了。

因此,为中国国防现代化计,作为底线要求,我希望胡锦涛学一学袁世凯,那个小站练兵,还是有一点名堂的,起码有一点开放的气度,从外国引进先进的现代军事技术与管理经验,不搞敝帚自珍。其次是一点新的精神气象,有一点现代军人的职业精神,一扫八旗的旧习。如今,胡锦涛的这个治军模式,完全以控制为主,内敛阴毒,心胸狭窄,农民意识,不但弱化了中国军队的战斗力,更妨碍了解放军的现代化、专业化、职业化的转型。这样的军队做摆设可以,真的有战争来了,根本就打不了仗。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