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实现的预言 (刘晓竹)

2006-08-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中国要出大事,这种不祥之兆,在中国遍地都是,但是真正出事的原因,我认为是当权者的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sy)。从胡锦涛最近的一系列举措看,其心之虚,其量之小,好像是意识到要出大事,因此必须从各方面加强准备,准备应对一场比八九政治风波还要大的危机。从当权者的角度看,这似乎没有什么不对,但是事情就是这样的,你怕什么什么来,说曹操曹操到。

在我看来,胡锦涛由于太怕天黑了,如此一来,那个恶鬼就一定会来造访。因为你的准备工作恰恰就是加速这种预言的自我实现。胡锦涛光想着未雨绸缪,但却没有想到,这个“绸缪”其实也会招来的满天风雨,叫做人算不如天算。比如,胡锦涛越要和谐,而实际效果肯定是越不和谐。反过来说,假如胡锦涛不那么强调和谐,或许还不会有那么多矛盾被激化。当然,这个悖论不是胡锦涛这样的智商的人可以明白的。平心而论,造成这种奇怪的悖论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胡锦涛先生个人的因素,一个是制度的因素。

先看胡锦涛个人因素。我认为有两个:一是这个人能力显然不济。中国人常讲,文武之道,一张一弛,这里面凝聚着老祖宗的高度智慧,然而今天我们看到的则是,锦涛之道,天天紧套。也就是说,这个人光会紧套,不会松套,更不会解套,这怎么能行呢?二是这个人的心态不正。老子云:治大国如烹小鲜。能做到这一条的,必有大德,因为惟大德可以敦化,可以举重若轻。在我看来,胡锦涛有这么多小肚鸡肠的举措,搞得当今这么多小人当道,搞得全国上下这么累,归根到底,小人心态作祟也。也就是,小聪明太多,惟缺大德。

再看制度的因素。过去共产党有一个办法来消解自我实现的预言,叫做内紧外松,现在,凡内紧的,外也紧,凡外松的,内还是紧。党中央要求把不稳定的因素解决在基层,结果一落实,就变成了把不稳定的因素制造在基层。比如,最近萧山的教案问题,完全是“天下本无事,庸官自扰之”的结果。实在说来,中国本来就缺乏解压的阀门,宗教原本可以充当这种阀门,叫做精神鸦片,但庸官还要兀自加压,激化矛盾,东拆一个教堂,西抓一个和尚,由此可见,这个官僚体制已经僵化到了何种地步,管理制度已经落后到了何种地步,政策决策已经愚蠢到了何种地步。

当然,没有人希望中国崩盘,但不幸的是,胡锦涛就是这个崩盘手,更为不幸的是,僵化落后的管理制度为这个崩盘手创造了崩盘的条件。假如中国只有崩盘条件而无崩盘手,或只有崩盘手而无崩盘的条件,那么情况或许还不至于这么糟糕,这一劫还是能躲过的。然而,最最不幸的是,现在崩盘条件竟然与崩盘手同时到来,屋漏赶上满天雨,这个情况的确让人不敢太乐观。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