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扁与骂胡 (刘晓竹)

2006-09-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海峡那边都“倒扁”了,海峡这边还不能“骂胡”,两岸政治社会差距之大,由此可见一斑。但两千年多年以来,中国“官重、民轻、社稷次之”的畸形结构,是毋庸讳言的,官一重,万物皆轻,这不必归咎于中国的“酱缸文化”,也不必归咎于中国人的“劣根性”。因为在我看来,只要是文化,就会有糟粕,只要是人,都有劣根,叫做权力的万有引力,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中国人缺乏是非观念,愚昧落后,根本原因是这个大一统的独裁官制,尾大不掉。换句话说,一旦切除了这个比狮子头还要大的孔雀尾巴,我认为以中国人实践理性的大智慧,以中国人小心谨慎的态度,以中国人拿来主义的小聪明,其他问题都可以依次解决。

可喜的是,台湾有了自由民主的利器,终于可以从这个独裁官制的万有引力场中走出来了。在中国人的字典里,只有“刁民”这两个字,没有“刁官”这两个字。孔子讲“名不正则言不顺”,今天有了陈水扁与胡锦涛,终于可以给“刁官”正名了,也就是说,海峡对岸,陈水扁是第一大刁官,海峡这边,胡锦涛是第一大刁官。那边“倒扁”,轰轰烈烈,令人鼓舞,这边“骂胡”,我认为也要跟进。邓小平说得好,不能一手硬,一手软。或许,在“一国两制”之前,中国人民可以先尝试“一国两倒”,各自先倒掉尾大不掉的独裁官制,由此理顺两岸关系,由此平衡两岸发展,我看也是一条进路。

有些学者认为,中国的专制政治是一种表层结构,而文化心理则是深层结构,这不无道理。但是,不能用这一条为“刁官”开脱责任。实在说来,中国人的犬儒精神也好,奴才心态也罢,并不是因为缺乏宗教对精神的提升,也不是因为中国的“刁民”不可救药,而是这个大一统的独裁官制所造成的。人们都说中华文明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我看先要有一个次序,也就是说,必须先去糟粕,后取精华。因为噪音实在太大了,其他旋律你根本就听不见。在我看来,集中国文化糟粕之最的,就是当今这个腐败无能的官制,而集共产党腐败无能官制之最的,就是当今圣上胡锦涛。这样一个头发黑、脸皮厚,或只要头发不要脸的人,是两千年中华文明的第一大糟粕,不学无术,却天天在那里制造精神垃圾,制造思想噪音,还不能让老百姓骂,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其实,历史上的大一统的独裁官制并非一无是处,但到了今天,已经无一是处了,因为黄鼠狼下耗子,那么多代下来,人们看见跳蚤如见大象,这就是具有胡锦涛特色的大糟粕社会。历史上的那个“强势政府、羸弱社会”的畸形结构,搞到现在是政府既不强、社会也不弱,因为官员变成跳蚤,强不到哪里去,而草民变细菌、成非典,也弱不到哪里去,或许由弱转强。不过,糟粕社会也是一个病态社会,以刁官的喜好为喜好,以刁民的标准为标准,以跳蚤的荣誉为荣誉,以细菌的耻辱为耻辱。

有鉴于此,历史上的情况似乎还没有这么危险过,一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所云,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过去皇权独大,导致奴才对主子的依赖,现在胡锦涛大权独揽,将导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叫做举国上下,互相糟粕。这是另一种的王国灭种的危险。在清朝末年,读书人担心亡国灭种,说到底是怕国亡在先,种灭在后。现在的情况是倒过来的,因为没有人能消灭中华文明之国,但中国人自己可以消灭中华文明之种,叫做自我糟粕,再灭中华文明之国。因之,我们任胡锦涛这样“细作”下去,中华文明之种早晚变成细菌之种,任他这样“糟粕”下去,中华文明之国早晚变成糟糠之国,所以我要说,起来,起来,不愿做细菌的人们,把糟糠铸成新的长城吧,你不能倒扁,就要骂胡。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