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部落的战争 (刘晓竹)

2006-10-2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从媒体的报道看,胡锦涛整肃陈良宇似乎大快人心,上海帮成了人人喊打的对象,我觉得这里面有问题。因为从历史上看,毛泽东整肃刘少奇也是大快人心,江泽民整肃陈希同也是大快人心,但凡最高领导人整肃次一级或职位低一点的领导人,在中国都是人心大快的。这就是中国国情中的民情:首先,别人倒霉总是好事,只要自己能在旁边看热闹。其次,大官被整,大款倒霉,总是大快人心的。中国人永远喜欢与胜利者站在一起,所有他们自己往往是失败者。总想站在最高权力的一边,大概也就不需要争取自己的权利了。

不错,官场的腐败让人生气,但是杀一两个贪官,大家跟着起哄,我认为不是老百姓的福气。老百姓与其让胡锦涛为自己出这一口气,不如自己想办法反贪官,无论是动嘴、动手还是动脚。总之,中国的事情,一切要根据老百姓自己手中的权利的消长,来决定是非,要根据老百姓具体做了什么,来决定功过,其他都是假的。因为,让最高领导人为你出这口气,到头来你可能要付出更为惨痛的代价。毛泽东杀了贪官张子善,老百姓不也拍手称快吗?殊不知毛泽东是更大的祸害。在胡锦涛与陈良宇之间,哪个祸害更大,我们要留个心眼。

在当前中国,无官不贪,叫做天下乌鸦一般黑,但是,为什么有这么一个叫做胡锦涛乌鸦会反对其他乌鸦的黑色羽毛呢?显而易见,他是别有用心。胡锦涛整肃陈良宇,是乌鸦部落的权力战争。那么,老百姓该怎么办呢?我认为,首先不要跟着起哄,其次应该区分乌鸦,区别对待。第一,我们要区分那些有能力继续贪污的官员,以及那些没有能力继续贪污的官员,无论是因为吃饱了,还是因为失势而丧失了贪污能力。总之,枪口应该对准那些有能力的刮噪乌鸦,相反,对于已经封了口的乌鸦,不但手下留情,还要多讲其贡献,从而形成对刮噪乌鸦的钳制。一句话,对落水的狗要救,对咬人的狗要打。

第二,要区别乌鸦的办事能力,亦即是否对当地的经济发展、百姓的生活品质的改善有所贡献。陈良宇是个乌鸦不错,但比较而言,他是个有一定建设能力的乌鸦,因之,他对上海的贡献不能抹杀。换句话说,如果上海让胡锦涛来治理,不但贪污腐败一分不少,而且会把上海搞得像今天的北京一样,天污染、满地痰、交通乱。其实,陈良宇看不起胡锦涛不是没有道理的,把北京与上海比较一下就知道了。胡锦涛的办事能力,我们也领教过,在贵州不是当过第一把手吗?假大空之外,只会倒腾权力,什么事情也办不了。这个乌鸦的建设能力太差了一点。

但是,中国的体制一定要凸显一个人,往往是最高领导人,即使是无能之辈,也要让他显得大义凛然,而且好像很有本事一样。这个烂体制一定要改,否则中国没希望。为此,我们要为失势而没有贪污能力的乌鸦打气,为能替老百姓办事的乌鸦叫好。今天看来,上海帮是一群能办事乌鸦,而且初步丧失了贪污能力,因此他们无论如何比只会刮噪而不会捉虫子的北京乌鸦要好,比胡锦涛要强。当然,我这样说好像是太贬低共产党了,几千万党员干部里面,总有一些白羽毛的乌鸦,比如像朱\x{9555}基这样共产党人,既廉洁又能办事,天鹅一样,但是他们毕竟是凤毛麟角,现在我们举目望去,都是黑的,跟胡锦涛的假头发是一个颜色。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