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的红茶菌 (刘晓竹)

2006-11-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最近,中共纪念红军长征七十周年,我觉得值得纪念,因为在那个屠杀年代,死的不管是“红匪”还是“白匪”都是中国人,但胡锦涛先生的这篇讲话,我认为不合时宜,味道不对,起码没有老红军的味道,虽然很慷慨激昂。那胡锦涛是什么味道呢?我觉得有点像红茶菌,俗称海宝、胃宝,有点酸,又有点甜。此物八十年代曾经风行中国,据说具有强身、益寿、美容的三大功能。但胡锦涛以红军为包装的红茶菌能够强共产党身、益共产党寿、美共产党容吗?

说不定可以。不过要说清楚:红军毕竟是红军,红茶菌毕竟是红茶菌,尽管两者都有一个红字。从红军到红茶菌,这个衰变究竟是怎样发生的呢?大致说来,应有三个阶段:第一是红军阶段,其实是老祖宗的东西,俗称揭竿而起。起码从毛泽东看,马克思主义是假,农民起义是真。列宁主义是皮相,秦皇汉武是本质。当然,为有牺牲多壮志,人豁出去的时候,大多如此,因之,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革命理想高于天,我觉得红军伟大。

第二是红贵阶段,打天下者坐天下也,也是中国国情。但必须指出,从红军到红贵,从张国焘到毛泽东,从理想到现实,精神气质已经发生巨变。换句话说,把马克思主义的伟大理论与农民意识的伟大专横相结合,就产生了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的本质无非两个字:奴与役。首先,凡是不心甘情愿做奴才的,统统要赶尽杀绝,其次,凡是不小心有独立思考能力的,都要洗脑,劳动改造,劳役也。秦始皇、朱元璋、毛泽东如出一辙,鬼迷心窍的时候,大多如此:红贵不怕运动难,万水千山都为权,绝对权力高于天。因之,红贵是光荣的,在众奴中显得特别尊贵。

第三是红茶菌阶段,坐了天下还想延年益寿,俗称加强执政能力。但必须指出,从红贵到红茶菌,从毛泽东到胡锦涛,从肮脏现实到虚幻理想,精神气质再一次急遽衰变,不是红鼠狼下耗子,而是红鼠狼下跳蚤。因之,胡锦涛再红,也不过是一只红色的跳蚤,再慷慨激昂,也不过是一只慷慨激昂的跳蚤,当然,在红茶菌的微生物中,也算异常高大。红茶菌的关键是,本小利大,技术简便,可批量生产,胡锦涛的确找到了一个好项目:红菌不怕说教难,万水千山只为钱,死皮赖脸高于天。因之,在目前普遍腐败的情况下,红茶菌也有正确性。

总之,从红军到红贵到红茶菌,从张国焘到毛泽东到胡锦涛,从红色大象到红色老虎再到红色跳蚤,从伟大到光荣到正确,中国历史完成了一个周期。也就是说,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精神方式,就要退出历史舞台了,后人抚今追昔,不乏浪漫色彩。美国有个畅销书《飘》,后改编成电影,雅俗共赏,怀念那个已经飘逝的南方奴隶制社会,不错,那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也是一种精神方式,也是一个伟光正,但是,电影小说毕竟是电影小说,如果今天有人说,我们来真格的,恢复奴隶制吧,就不对劲了。然而,这正是胡锦涛这篇讲话不对劲的地方。他想说:让我们动真格,恢复那个随风飘逝的伟光正吧。如果你去好莱坞做这个事情,开历史的倒叙,完全可以,但要开历史倒车,我只能说,锦涛同志,还是少来这一套吧。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