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锦涛的病根 (刘晓竹)

2006-11-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胡锦涛一上台犯了一系列极左的政治病,国内弄得鸡飞狗跳,海外搞得舆论大哗,几乎威胁到改革开放的大局。最近,我们注意到胡锦涛先生进行自我调整,也就是纠左趋中,我认为应该肯定。比如,胡锦涛从极左的经济路线中醒悟过来,开始推动《物权法》在人大过关,从对朝政策的极左外交路线中醒悟过来,开始与美国紧密合作,从陈光诚的维权案中醒悟过来,开始在司法领域推动和谐社会的建设,从打压知识分子恶习中醒悟过来,开始收敛中宣部的胡作非为,等等。

但必须指出,上述的“醒悟”大多出于权力需要,还不是从自己病根上的“醒悟”。这几副药下去,胡锦涛希望在十七大之前有一点起色,获得海内外舆论的支持。在我看来,这些举措远远不够,胡锦涛必须对自己极左的病根有所认识,制定长效的治疗机制。其实,每一个文明都有自己的病灶,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说,西方文明的历史造成了的两个病灶,一是犹太人问题,一是黑奴的问题。毋庸讳言,这两个问题目前仍然困扰着西方世界,实在说来,也为中国的和平发展与崛起提供了机会。但是,中华文明也有自己的病灶,一是专制主义,二是假大空,如果不能克服,什么机会也没用。

有鉴于此,胡锦涛个人的极左病,不但是他个人的病,也是中华民族乃至中华文明的历史病灶的反映。清朝以来,中国没有能解决专制主义与假大空的问题。毛泽东逆历史潮流而动,把马克思主义与这两个病灶相结合,予以共产党化,成为集大成者,中国差点被他给病死,改革开放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希望,但胡锦涛又把这两个病灶继承了下来,隔代遗传,表现为极左病。

希望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中国能解决这两个病灶问题,否则的话,所谓振兴中华不过是一句空话。君不见胡锦涛在对朝政策上,一个极左的私字一闪念,差点把中东的问题搬到自己的家门口,朝鲜半岛核武化贻害子孙后代,胡锦涛造孽啊。现在,胡锦涛寻求外交上的突破表现,在非洲创造业绩,我们乐见其成,但胡锦涛必须克制自己的极左病,不要假,不要大,不要空,扎扎实实办实事,否则这个历史机会也会被断送掉。

怎样克服胡锦涛的极左病呢?我认为,首先要有言论自由,知识分子要讲话,老百姓要畅所欲言。其次要限制他的权力。十七大不能让胡锦涛独揽大权,因为这个人有极左的病根,继承了专制主义与假大空的历史病灶。换句话说,胡锦涛犯的是一种羊角风病,一旦有这个病根,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任何情况下,都可能发作起来,危害中华,贻害子孙。所以,希望中共保持集体领导,在十七大中左下右上,也就是极左的人下台,尽量少一点,有胡锦涛一个人就已经太多了。

此外,多几个实干的人出线,右倾一点的人上台,不但有利于改革开放,而且有利于最终克服专制主义与假大空的历史病灶。明年的人大政协两会期间,一般是中国政治相对宽松的时候,希望人大代表、政协代表与民间人士抓住这个机会,多为民说话,为子孙后代说话,对于胡锦涛的极左病,不要客气。看起来,对假大空与专制主义,一要矫枉过正,二要防微杜渐,这是一个长期的历史任务,最终要由全国人民共同来完成。在现阶段,让胡锦涛知道自己的病根,让党员群众明白历史的病灶,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