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年苟论胡锦涛 (刘晓竹)

2007-01-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特约评论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胡锦涛的狗年不平静:狗头汪汪叫,狗尾左右摇。大家可能还记得,狗年开张,胡锦涛先生把个“先进性”叫得震天响,甚至压倒了除旧迎新的爆竹,中宣部的能量还真不小,我以为一定是个“先进”年了,但狗年结束,“先进”无疾而终,中共高层出现了奇怪的左摇右摆,也就是,胡锦涛向左摇,温家宝向右摆,好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狗尾巴!

在十七大之前,继往开来的节骨眼上,中共的航船好像失去方向,政治陷入了胶着,高层面临着分裂。怎么会是这样的呢?我认为应该归功于左撇子舵手胡锦涛。鲁迅有一首诗:“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可以用来比喻胡锦涛的狗年处境。首先是共产党“运交华盖”,说穿了就是体制困难,“一党专制”的困境,我认为是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一点也不意外。但让我十分不解的是,胡锦涛先生“运交华盖欲左求”,以更多的“一党专制”来解决“一党专制”的问题,如此南辕北辙,岂能不“碰头”呢?我看没翻车就不错了。

道理很简单,用共产党自己的逻辑说,如果“民主是个好东西”,那么“一党专制”就不是一个好东西。胡锦涛的那个“先进性”,从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看,也是逻辑混乱、概念不清的。究竟什么是“先进性”呢?胡锦涛既不敢说它是民主的,也不敢说它是专制的,如此一来,可能什么也不是。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鲁迅诗云,破帽遮颜过闹市,漏船载酒泛中流。在我看来,“先进性”就是这个“破帽”,亦即中宣部加遮羞布,但胡锦涛想以此“过闹市”,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伍子胥过韶关一夜愁白了头,胡锦涛狗年蒙混过关,恐怕也愁白了头,假头发也盖不住啊。

回看狗年,胡总“破帽遮颜过闹市”,分三个阶段实施:一是先在空中画一个“假大空”的大饼,叫做“树立理想”,然后是天天吃空气大饼,激发“正义感”,产生出一种“唯我正确”的高尚感觉,能感觉出全世界的落后,不但美国日本落后,台湾香港落后,自由民主落后,人权法制落后,而且全国老百姓也都是落后的,最后是整人,都怪你们不够“先进”。破帽子满天飞,理所当然,特别是整肃知识分子,以及那些表达自己意见的网民,那个架式,好像非要把全中国都整到延安的窑洞里面去,严严实实关起来,如此才能“先进”起来。

不过,假的永远真不了,胡总的这点招式不过是为了“漏船载酒泛中流”。什么意思呢?共产党的船已经漏了。胡锦涛不是抓了一个陈良宇吗?补了一个小窟窿,但没用啊,因为自己是个更大的窟窿。假如把胡锦涛“双规”起来,希望工程的案子,亲戚的问题,都交代一下,问题可能比陈良宇还严重。为了江山社稷,胡锦涛有这个勇气断尾求生吗?我看没有。没有勇气怎么办呢?只能“漏船载酒”,借酒消愁了,斟上“极左”的假酒,吃一点“先进性”的假药,晕晕乎乎的“泛中流”。

诗云,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狗年过去,锦涛几成“千夫指”,家宝难为“孺子牛”。胡锦涛是个政治左撇子,看了他三年,这一点应该大致不差。如果胡锦涛向“左”摇是无济于事的,那么温家宝向“右”摆也是于事无补的,虽然我比较同情温家宝,最近看温总与文艺界的知识分子对谈,明显比胡总强。但这个滥体制就是这么回事,左也左不了,右也右不成,只能狗尾巴左右摇摆,共产党的悲剧也,中国的悲剧也。有什么办法呢?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冬夏与春秋。胡总已经抢先搬进“十七大”的小楼了?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刘晓竹)

评论 (0)
Share
完整网站